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07-13 14:11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

220978">

  “……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想你。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有结局,我只能够把这一切放在心里……”

   每当听到《冬天的树》这首歌,我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不想这么脆弱,可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也许,这正是我这么多年来无法释怀情感的真正原因吧?十年了,她等待了十年。那一句不经意的玩笑却成了她像泥土里栽培的诺言一样。满目旋转着期待的恋情,永恒的姿态里,朦胧而清晰地印记这我们相悦相契的最初的幸福痛苦……

  01】

   初冬的风没有尽头的吹。

   在这个荒凉的边陲小镇里,每天都会有人消失。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像城市上空的尘埃一样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习惯性地拉开右边的抽屉,小西送的佛珠孤零零地躺在中间。我不觉伤心起来:夜,我是小西,我回来了,我的人和我的身体一样日夜思念着你。

   我望着它,泪如雨下。

   佛说:前世,你是我亲手种下的一株碗莲,别的莲都开了,只有你,直到枯萎,也没能把你清丽的容颜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呢?能不能在水尽山穷处找到你前生留下的脚印?或若干年后,当你再来到我身边,是否有灿烂的微笑?那个贪婪地嗅着橘子花开的女孩子是否一如当年深情地将我仰望?那段时常在梦中悠扬成泪水的岁月,为何始终不能远去?满城的风絮里飘散着凄切的长笛,为何一次次砸疼了这颗震颤不已的心?

  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日夜夜,我以为可以淡忘。谁能想到,禁锢了多年的记忆带着冰冷刺骨的芳香一涌而出。

  往事如梦,这仅仅是一段无法重复的残酷的往事。

  02】

  和小西相识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

  那年我读大二,我的最初是在一家杂志社做美编。说白了就是一个替作者画插图的小工。小西很喜欢我画的插图,她说我画的图和我的人一样忧虑。

  小西长像一般,第一眼看上去绝对不会让你心跳加速的那种女孩子。所以,我对她的热捧无动于衷,谈不上喜欢,但绝对不讨厌她。因为白天要上课,我只好晚上到杂志社工作。每晚工作结束后已是漫天的星光闪闪。我走出杂志社,小西总是站在大门口的路灯下等我。见我出来依旧向我招手,乐不知疲地问我:一定饿了吧?我请你吃砂锅面。

  砂锅面是我最爱吃的面食之一,记得和小西第一次来路边吃砂锅面的时候,她被狠狠地烫了一下,眼泪都烫出来了。我说,以后再不让你吃砂锅面了。小西揉了揉眼睛,哈了哈口气说,没事儿,我能吃。

  小西是南方人,不喜欢吃面食。可是,每天晚上我下班之后她总是带我来这里吃砂锅面,再要两串烤羊肉,吃得我们热火朝天。做砂锅面的是位老人,有着一张拙朴苍老的面孔。他的面摊生意很好,可总是等我们吃完最后一碗面时才肯收摊回家。此时已经是零晨一点。他依然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我和小西,好像在呵护一对天真灵秀的儿童。小西付了钱,老人朝我们淡淡地一笑,乐呵呵地说:年轻人,祝福你们!小西灿烂地回敬道:谢谢您大爷!她的语气特欢畅,可是,我的心却像是一双在钢琴上胡乱弹出一连串音符的手,不知所措。

  周六是我比较清闲的日子,我总是在阳光洒满整个宿舍的时候起床。洗漱完毕后,我会准时听到小西在我们宿舍楼下扯着嗓门喊我的名字。我伸出脑袋朝下看,小西一手托着早餐一手朝我使劲地摇摆:快下来,吃完饭我们放风筝去。

  那时候的天空总是很蓝,阳光如同碎银。风把小西的发丝吹起来,拂过我的脸,痒痒的。纯情似水的小西一下子撩起我心里的漫天落叶。我对小西说,如果不是她,我会爱上你。小西问,她是谁?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就像一个绝美的梦幻一样,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无力自拔。如同受洗了千万年磨炼而出的魔法一样,让我无法放弃那个虚无的梦境而全心投入到另外一场爱恋之中。我对小西说,我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在我入学的那一天,是她帮我付了八块钱的饭钱。

  小西笑了,她说,你把钱还给她不就得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让我刻骨铭心的不是八块钱的饭钱,而是那个飘逸身影和那片干净的无法描述的展颜一笑。那是我入学的第一天,饥肠辘辘地在饭店吃完饭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那双陌生、清澈而忧伤的眼睛,无法复制的落寂的容颜,始终千遍万遍地游走在我的思绪里,让我心潮起伏的无法遏制。即便是穷尽我一生的时光,也难以弥补那道留着记忆的余温。

  小西问我,她还会出现吗?我说不知道。小西笑了,说:她根本不属于这个城市,她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

  也许小西说的对,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一生一世。可是,站在时光的边缘,沉淀过往,我总会频频回首,回首那些影响我一生的往事。

  03】

  小西是师范学院音乐系的学生,她喜欢唱歌跳舞,还经常带我到她们学校教我跳舞。我的舞技特差,教了无数遍还是接二连三地踩小西的脚。我恨自己太没出息,可小西的耐心超好,依然不厌其烦地指导我。

  一曲下来,我累的满头大汗。小西总是第一个跑出去为我买可乐,尽管我说不渴。看她洋溢的心情,我却不知所措。准确的说,小西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儿,她始终无法带给我心跳的感觉。也许,在我的生命里,她只是充当了一个过客的角色。来则来,走也不会给我留下任何感情的纠葛。

  有一次,小西和我约好周六下午一起去看电影。结果我的肚子太不争气了,拉的我腰板都直不起来。倒在床上一睡就到了下午四点钟,醒来后突然想起和小西约好一点钟在电影院门口会合。我来不及肚子疼痛,骑上单车朝电影院飞去。小西在电影院门口焦急地徘徊,冷风卷住的身影瑟瑟发抖,眼睛不停地四处张望。当我站在她跟前时,小西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她生气地说:你怎么才来啊?知道不知道外面很冷的。我终于忍不住了,说:我的肚子疼了一天,能来已经不错了,再说又不是我请你来看电影的。话音刚落,我就后悔了,自己迟到了还怪罪别人,我真想将自己吊起来打一顿。小西望着我,眼睛里飘逸着烟雨迷蒙的忧郁,那双乞求的眼眸里写满了很忧伤很忧伤的平静,她低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病了,现在好了吗?忽然之间,我的心空荡荡的疼痛,我原以为她会发火,她会弃我而去,而事实恰恰相反。

  那天,电影结束后我第一次亲吻了小西。这是我们相处以来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好像很害怕,长长的睫毛下有水珠晶莹跳动。我紧紧地抱着她,她的身体轻微的抖动。我轻声地问:怎么了?她突然哭了,声音虽然很小,但足以让我惊恐万分,手足无措,就像跌进一个无边无际的黑窟窿里。

  半天,小西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将闪动着泪花的笑容展现给我,又将嘴巴贴近我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我爱你!

  三个字听的我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地愣在那里。你怎么了?小西问。我慌忙回答说,没什么。小西像个孩子,恨不得将脑袋钻进我的身体里。

  小西问:你会爱上我吗?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我犹豫半天才说:如果不是她,我会爱上你。

  小西笑了,笑的很干净,她说:爱情可以水滴穿石,也可以愚公移山,我给你三年的时间,如果三年之内你找不到她的话,你就做我的爱人,好吗?

  我一阵的心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慌乱地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会爱上你的。说完,我的心就像秋风后漫山遍野的雪,在千头万绪的记忆里,止不住泪流满面。

  其实,我想试着去爱小西,可是多少次的努力失败了,一直爱不起来,一直在爱情的边沿徘徊再徘徊。爱情的本质究竟是痛苦还是幸福?这真是一个孽数。在小西对我说“我爱你”的时候,我所体味的不是幸福,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哀

  04】

  小西的家境和我几乎一样贫苦。父母每个月寄来300元的生活费已经是倾其全力了。小西为了省钱,生活上过的结结巴巴的。她告诉我,在没有认识我之前,三百元的生活费她至少能省下来一百块。我问她,你不吃饭啊!她说,减肥。我看着她那骨瘦如柴的身段,真让人心疼。

  小西最昂贵的衣服就一件80元的米色风衣了。她告诉我,那天她和同学逛街,见到一件风衣觉得还可以,一问价格300,小西无意讲价,就随口说:80。本以为老板不会卖,就这样走了。哪里知道,老板一拍大腿说:卖了。当时小西兜里只有100块钱,无奈她只好买下,害的小西吃了半个月的萝卜干。我问小西:你不买不就得了。小西撅着嘴巴,一脸委屈地说:我也不想买,你要知道,如果讲了价格你还不买的话,那些店主会骂你的。

  尽管这么节约的小西,她对却我从不吝啬。逢年过节总要给我买些奢侈的礼品。我警告了她好多次,她依然不改,依然一如既往地对我好。

  我对小西说,去找份兼职做吧,就像我,虽然工资少又很累,至少锻炼一下也不错嘛。小西的眼睛立刻明亮起来,她扭捏了半天,吞吞吐吐地对我说:其实,我一直在迪厅里唱歌,我怕你知道后嫌弃我,就一直没有告诉你。听了此话,我哭笑不得。我说:唱歌是你的专业,我干嘛要嫌弃你呢。小西脸立刻红了,像熟透的桃子,她说:迪厅里的歌女给人印象很差的。我说:我不这么认为,至少你是一个好女孩儿。小西笑了,说:今晚我带你去,听我唱歌好不好?我点点头。

  这是我第一次去迪厅,杂乱的喧嚣似乎要将脑浆崩溃。每个人说话都要跟吵架时的吼来吼去的才能勉强听见。当我们进去的时候,舞池的台子上已经站了好几个小妖精东倒西歪地晃来晃去。小西问我跳不跳舞,我使劲地摇头。小西给我找了个座位,又让服务员帮我拿瓶啤酒,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小瓶啤酒要一百六十多块呢,狠的我咬牙切齿,虽然是小西付的钱,但一样不能抚平我的愤怒之心,真腐败。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脑袋急速膨胀,肺都快嘣出来了。正当我想出去轻松一下的时候,小西出现了,她站在舞台的中间,玉树临风,像高傲的公主,精心修饰过的面容跟花一样美丽。我突然恍惚起来,这是和我朝夕相处的小西吗?那个碧水柔云的灰姑娘怎么突然间变成了一个高贵冷漠的公主?小西的眼光不停地看向这边,我不敢和她对持,心情如同初春的积雪。我突然怀念那个很闲适很随便的小西,自然天成不加任何修饰。我仰起脑袋灌了一大口啤酒,却灌进了一阵秋风。

   小西唱了那首《冬天的树》——“我在这里等你,等成了一棵冬天的树。把对你的思念,开成了花朵,静静守侯着你经过。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想你。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等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有结局,我只能够把这一切放在心里……”歌声优美而凄凉,听的我恍然不知身在何处,丝丝缕缕是莫名的伤感和无处搁放的怀恋在心头汹涌澎湃。

   唱完后,小西说:我一直深爱着一个男孩,我等待他的到来,如果他能爱上我,我就这样一直等,不管经过多少天、多少年、多少荒老的日子,我都会等待着他爱我的那一天……说完,我清晰地看到她滚落的泪水。台下一阵鼓掌雀跃,而我,却躲在角落里泪流满面。

   走出迪厅,已经是深夜。我们连并肩走着,彼此都不说话。我们的脚步声回荡在街道上,有一种很幽长很凄美感觉。小西将手插进衣兜里,满荡荡的悲伤将她包围。看得出,小西的内心很凄凉,如同她的歌声。

   我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叫住我,塞给我一张纸条后消失在阴冷的夜色里。我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人生在世,应该经受爱情的折磨,我燃起蜡烛,让它在窗口一直亮到黎明……

  05】

  转眼间面临毕业,同学们再也没有象牙塔里的悠闲,都跟无头苍蝇一样寻找就业的机会。杂志社的主编给我电话,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不知道。主编停顿了一下说,要不你来我们社吧。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当天下午我去找小西。她看上去很忧伤,我问她工作有没有眉目。她摇了摇头,很无奈地说:我留在这个城市,哪也不去了。

  我知道她想和我在一个城市里。她的很多同学都回老家教书、要么去深圳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寻求发展,而她放弃了回家工作的机会留了下来,留下来和我一起在这个小城里过活。

  我顺理成章地进了杂志社,而小西依然在Taikeruiy酒吧唱歌。时间长了,小西在酒吧里的名声大增。有很多迪厅酒吧都开始频频邀请她过去主唱。为了多挣点钱,小西开始跑场子,忙的时候一个晚上能跑七八家酒吧。看着小西日益憔悴的容颜,我劝她注意身体。她总是对我笑笑说:没事儿,趁年轻多挣点钱,等够买房子了我们就结婚。

  听了此话,我的心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剔透与忧虑。我爱小西吗?我不停地问自己。鲁迅说过“强不爱以为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而我呢?小西呢?我们之间的情感到底是幸福还是悲哀?又是谁的悲哀呢?

  我知道,这对小西太不公平。身边尽是痴情不悔的爱恋,唯独小西在凄楚的情感里频频徘徊。我不愿意让那些自己已经洞彻的黑暗成为她明亮的眼睛里的一丝阴影。我想退出,想用双手捧起一片属于自己的明镜的水域。可是,当我决定离开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小西依然痴痴地凝视着她渴望幸福已久的爱情。我的心分崩离析,那些欢乐与痛苦瞬息间重重交叠,形成以一张无形的大网。我知道,我毫无退路,我只有一双会流泪的眼睛在纵横交错的情感里频频回首。

  小西每个月拿到的薪资比我高出好多倍,让我很不舒服,总有些吃软饭的味道。小西不这么认为,她说:我吃的是青春饭,越老越不值钱,而你以后的机会多这呢,前途也比我光明很多。话虽这么说,可我心里还是憋不湾儿,总是想找点小毛病来压制她一下。小西不和我一般见识,她处处谦让我,这让我愧疚至极。

  2004年的冬天,我所在的杂志社进行了一次大的变革。先前的主编因涉嫌贪污被逮捕入狱。新来的主编对杂志社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我是第一批在所谓的改革中倒下的员工。我失业了。

  我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漆黑的没有一丝光亮。小西安慰我:你不用着急,我挣钱够我们俩花的。我苦笑了一下,无话可说。

  那是一段发霉的日子。除了上网投几份简历外,全部的时间几乎都在家里窝着。憋的我都快疯掉了。小西怕我太寂寞,帮我报了英语学习班,还给我弄一张健身卡。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眼前的一切一瞬间变得如同一张剪纸般飘忽不定。我苦恼至极,觉得世界上最大的悲剧就是我自己。

  每天我都在网上溜达,试图寻找山穷水尽之后的柳暗花明。在此期间,我认识了很多网友,天南地北的都有。和我聊的最开心的是一位广州的网友,叫张亮,自称是一家外贸企业的经理。几乎每天我都能在网上碰到他,到最后我们无话不说。当他知道我失业以后,就主动向我伸出橄榄枝,让我去他们单位工作,月薪五千。听的我心潮澎湃。立刻决定第二天就启程广州。

  小西知道后,她很理智的告诉我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当心被骗。被喜悦冲昏头脑的我,坚决抵制小西的阻拦,认为她是小人之心、妇人之道,为了自己的私人情感阻挡别人的前途是可耻的行为。尽管小西苦苦哀求,我孤注一掷,决定第二天去广州。小西默默地蹲在床上,涣散的目光里看不出任何表情。她似乎很迷茫,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悄悄地爬上眉头,化作无尽的眼泪滚落了一地。

  那种迷茫与失望交织在一起的疼痛应该是绝望么?

  我悄悄地走过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小西,你放心,等我到了广州,安定下来后,就接你过去,我爱你。

  小西突然哭出声来,她将头埋在我的怀里,像婴儿一样哭的无拘无束。我知道,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来的太不容易,从她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里,就能感受到一丝丝无法回避的伤痕正悄无声息地划破了她的心脏。

  那天晚上,小西一夜没睡,不停地翻看我们的相册和她过去的日记。她不停地问我一句话:你会接我过去吗?我说会,等我稳定下来就接你过去!小西眼珠像剔透的露珠,汪汪的。她说:如果到那里不称心了还回来,我在这边等你。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她突然抱住我,又说:夜,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在等你。

  06】

  在走进广州那片城市后,我知道,我后悔了。

  我给张亮打了电话,他显得异常兴奋,他说:你先到我住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他的热心让我放松了警惕。我按照他说的地方就过去了。张亮在路口等我,见到我后甚是热情,尽管我不饿,他一定拉我到路边的小地摊喝啤酒。我当时就蒙了,这么一个堂堂的外企经理,怎么跟一逃犯似的啊?我问他一个月工资多少。他含糊其词,嘟囔了半天说一万左右吧。我知道我上当了,一万左右的薪资怎么能这么狼狈?我起身想走,可惜晚了。他身边的几个同事将我拉拉扯扯地拽进了出租屋。然后来了个女的,长的怪石嶙峋,还化着浓妆。她张口闭口就是讲人生哲理以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真正意义。虽然喷沫四溅她丝毫不在乎,好像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别人活的都毫无意义。

  折腾了一大通,她说:要想活的有意义,活的精彩,就跟着他们干,做传销。既然上了贼船,和他们硬来是不行的。我只好装着顺服,我说想给家人打个电话,他们竟然将我的手机扣除了。无奈我只能跟着他们混,一心寻找出逃的机会。

  在这里呆一个星期,他们似乎对我的表现比较满意,渐渐放松了对我的警惕。在一个明媚的早上,我趁张亮蹲厕所的机会逃了出来。栏了辆出租车直奔当地派出所。民警了解了情况后,立刻跟我来到张亮所在的出租屋,此时,已经人去楼空。

  我又和民警来到派出所。我说我要打电话。民警拿起桌上的座机说:打吧,不要太长。我接过电话拨通了小西的号码,在小西听到我第一声“喂”的时候,她一下哭了,哭的一塌糊涂,很痛很痛。我告诉她我被骗了。她说:回来吧,我一直在等你。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顺着脸颊一个劲地往下掉。身边的民警用奇怪地眼光看着我说:小伙子,别这么脆弱嘛,生活中谁没有点磕磕碰碰呢。

  哭声一直在电话那头传来,就好象在我身边哭泣一样。我顿时浑身的疼痛,此时,我才知道有一个日夜牵挂自己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小西让我把电话给身边的民警。民警迷惑地接过电话,听了一通后就挂了电话。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三千块钱给我。我不解地望着他,民警不满地瞄了我一眼,咳嗽了几声说:你自足吧,有这样的女朋友还往外面瞎跑啥!

  我说:这钱……?

  民警不屑地说:这钱是你女朋友给你的,她马上往我卡里打钱,过一会儿,我查一下到帐了,你就可以走了。

  我揣着三千块钱,心里的酸楚不停地汹涌。小西让我尽快买票回去。可是,我有何脸面回去?我根本无颜面对她,面对过去的一切。

  我来到一家网吧,想看看以前投递的简历有没有回复。打开电子邮件,里面全是小西发来的。她问我到了没有,手机怎么打不通?她问我怎么样了,工作安排好了吗?她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一去没有音讯了?她说她快要急疯了,如果再没有我的消息她就要报警了。她还说自从我走后,她经常做梦,梦见我们一起放风筝时被风吹散的欢笑,梦见她在路灯下苦苦等我下班时的午夜,梦见摆砂锅面摊的老大爷朝我们乐呵呵地祝福,梦见凌晨时分我们哈着热气共饮一杯暖暖的奶茶,梦见我们骑着单车穿越一个又一个阳光午后,梦见我们第一次亲吻时的紧张和不知所措……好多好多伤感逝水的过往都会在她每晚的梦魇里突然惊醒。

  她还说:夜,你知道吗?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你走后,我突然变的爱哭起来,动不动就流眼泪,经常一个人躲在洗手间哭到天亮。

  07】

  2004年的年末,我来到了上海。

  期间,我一直跟小西用邮件联系。我告诉她,我无脸回去,我想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小西回信说: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只是希望你别忘了我一直在等你,在等你回来接我的那一天。

  由于是年末,找工作的难度很大,尽管我是铺天盖地的忙乎工作的事情,依然没有着落。春节逼近,很多单位都放假了。而我只好一个人站在细细的雨丝下眺望上海这片忧郁的外滩。我给小西发了条短信,说我没找到工作,就在上海过年了。消息发出很久不见小西回复。我的心立刻无止境地往下掉。我不知道小西为什么不回复,是心痛还是对我绝望?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冬季的寒风,永远没有尽头地吹,这是我遇到的最寒冷最漫长的一个冬天了。上海的大街小巷挂满了红灯笼,街道两旁火树银花,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喜悦,而我站在城市的边沿,望着被烟火点缀的色彩斑斓的夜空,心里一片空荡荡的难过

   春节总算熬过去了,一个星期后我被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录用,在那里做策划。上班第一天,我就给小西打了电话,关机。我以为她还在睡觉,就没放在心上。下午又打了一个还是关机。我的心开始跳动,七上八下的忐忑起来。晚上回去,我一连串地打她的手机,关机!关机!关机!我彻底坐不住了,赶紧给我以前的同事打了个电话,让他到小西住的地方看看。第二天中午,同事回电话说:小西春节前夕就搬走了。我问她去哪里了?同事无奈地回答我:不知道,房东说反正是搬走了。

   放下电话,我立刻瘫在了椅子上,一刹那直觉得天昏地暗,跟天塌了似的。我一直觉得自己不爱小西,对我来说她只是一个或有或无的角色,总觉得有一天我们会分道扬镳,彻底将她忘掉,去寻找我梦寐以求的爱情。可是,当这一切翩然而至的时候,我却不知所措,内心的疼痛和仿徨被疯狂地卷起,久久不肯落下。我就像那只被上帝遗失的羔羊,在漆黑的风雨路上找不到归途。

   我想回去找她,残酷的现实容不得我走动半步。我没钱,甚至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我只好频繁地给她发邮件。对我来说,电子邮箱有了不同的含义,没事的时候我总是将邮箱打开,我希望看到期盼已久的惊喜,可是,每次都是失望。

   就这样在失落和仿徨中过了一年。一年中没有小西的任何消息,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留一点痕迹。我的生活日复一日地过着,没有波澜,没有生机。

   2006下旬,我有了新的女朋友。她很漂亮,性格也很开朗。她总喜欢问我的过去,问过去的她长的咋样?性格咋样?好像找个对比来安抚心理平衡。面对女友的好奇,我总是含糊其词地回答她。女友总觉得我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因为在我过生日的当天总会收到一个陌生人寄来的礼物,逢年过节也一样。我自己都觉得奇怪,问遍了所有的朋友,他们的回答千篇一律:没给你送过什么礼物。

   隐隐约约中,我觉得小西就在我的身边,在我的不远处静静地等着我,等我回来接她。我心里的波澜又一次被卷起,苦涩而酸楚。我不知道这是一场怎样的爱情?一场怎样的风花雪夜?

   我将她寄来的礼物安静地藏好,每每想她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眼。女友对我的行为十分不满,她定要刨根问底,那些礼物是谁寄来的?你和此人到底什么关系?面对女友责问,我无言以对。我想把过去的点点滴滴都告诉她,把那些渗透到我生命里、像一棵根系很深很深砍也砍不倒的树一样的情感统统告诉她。可是,我犹豫了半天,什么也没说。或许,眼前的女友才是我情感里一个匆匆的过客吧?

   就像歌里所唱到的一样“总是要历经百转和千回才知情深意浓,总是要走遍千山万水才知何去何从,为何等到错过多年以后,才明白自己最真的梦……”

   女友走了,她说“我恨你!”

   我知道这三个字的沉重,普普通通的三个字却搁浅了我所有呕心沥血的情感。

   08】

   转眼间又过了两年多。

   2009年年初,我所在的杂志社要创办一个新的专栏,想让信息闭塞的偏远山区与时俱进,促进偏远山区信息交流、信息共享等等。我作为栏目的写手被派遣到偏远的山区小镇。初来乍到,很不适应。想洗个热水澡必须跑到25公里以外的县城。无奈,我只好咬牙切齿地趁着天黑站在院子里冲凉水澡。

   第二天,我开始发高烧。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县城医院里了。听我同事说,当天夜里我烧到39度6,完全处于昏迷状态,是他们连夜把我拉到县城医院的。

   我很是感激,握着同事的手一个劲地摇啊摇,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输了一天液,我就嚷着要回去,医生说最好再输两天。我说一天我都不想输了。同事看着我不说话,因为公司派到这里工作的一共就我们三个人,现在离岗了两个,一个人根本无法开展工作。我能想象到我的另外一个同事,肯定眼巴巴地望着日出日落等着我们回去呢。

   同事帮我拿了三天的药,就租了辆摩托车回到小镇。脚刚落地,另外一个同事跟见了救命恩人似的朝我们飞来,双手举着一包东西边跑边喊:礼物礼物,有人给你寄礼物来了。

   我迷糊了半天,才明白是给我的礼物。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日用品:洗发水、牙刷牙膏、毛巾浴巾、口香糖……等等,全是双份的,而且还是我平常最喜欢用的牌子。我立刻瘫倒了。虽然没有署名寄件人,但我知道是她,肯定是她。我的眼泪无声无息,太不争气了,当着同事的面竟然泪流满面。

   俩同事甚是惊诧,问怎么回事儿?我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走进房间。来这个荒凉的边陲小镇不到一个星期,她怎么知道我的地址呢?就连我上海最好的哥们也仅仅知道我被派遣到山区了,对我的具体地址一无所知。她怎么知道的?

   我赶紧打电话到上海总部,问了一圈的人都说不知道。最后推广部的经理对我说:前几天有一个女孩子打电话到咱们社,说是你的忠实读者,她想给你寄份礼物,我就把地址告诉她了。

   我的手僵死在半空中,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盲音依然不知道放下。我无话可说,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划破了整个胸腔。那种是事而非的痛、那种绝望的无法呼吸的痛谁能明白呢?院落里依然空荡荡的,无边的黑暗颤颤地停留在枝头,那个无论如何也挥不去的影子就像恒河里流转了亿万的流沙,不可抗拒地渗透在我心脏的最深处,痛的我彻夜难眠。

   我彻底明白,小西就在我身边,在我的不远处时刻牵挂着我。小西,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为什么在这么多年里一直孤独的一个人走路?为什么在痛苦与幸福之间不给我留下一点点行走的痕迹?为什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义无反顾地去爱你!

   窗外,一群飞鸟掠过,它们的翅膀拍打着小镇潮湿的空气,欢快的飞翔……

   09】

   2009年夏天,热的不象话了。

   我从小镇回到上海。第二天刚到公司,同事就给我一个包裹,说是两个月前寄来的。我急忙打开,里面有一张光盘、一串佛珠、一封信。

   信上说:夜,我是小西,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你,真的快等成了一棵冬天的树了。还记得你去广州的那一天吗?从你离开我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不会回来了。可是,我宁愿守候着那段自欺欺人的情感,一辈子也不愿意醒来。

   你到上海以后,春节一过我就跟了过去。当我看到你生活的挺好时,就取消了找你的念头。为了能和你在一个城市,我决定在上海工作,在同一片天空下默默地注视着你的幸福和快乐。我不见你的主要原因是不想给你烦恼,我希望我爱的人是因为爱才爱我,而不是因为被爱才接受我。我始终相信你说的话,你说你会来接我的,我也一直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在上海,虽然我们不曾相见,但只要我想到你就在身边的时候,就有一种说不出温暖。一年后,当我决定重新回到你身边时,却发现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我只好撕心裂肺的放弃,只好一如既往地默默地注视着你的一切。你知道吗?今生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过的开心幸福,过得无忧无虑。我不想打扰你幸福的生活,只要你开心,我就开心。

   当你和她分手后,我才知道你一直在找我,一直放不下的人是我。为此,我哭了好多个晚上,上帝对我们真的不公平,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得了乳腺癌,而且是晚期。在我被病魔折磨的这两年中,那种想见你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渴望俩字来形容了。我知道,如果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你一定很痛苦,两个人痛苦倒不如将痛苦让一个人来承担。所以,我彻底放弃了见你想法,将这种难以承受的思念和悲伤带进那片埋葬我的土地。如果真有来生,我希望还做你的爱人。

   你知道吗?我一直认为你不会爱上我,不会把我当成你今生唯一的牵挂。现在想想当时是多么的无知可笑。在我收到你那么多邮件的时候,我哭了,幸福的哭了。我知道,你爱我。

   夜,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如果真的有天堂和地狱的话,无论我到了哪里,我都会在另一个世界里为你祝福。记住哦,不许流眼泪,你要开开心心的活着。为曾经爱过你的人,为你曾经爱过的人,为你将来相爱的人也要开心的活着。

   好了,就这样吧。这是最后一次给你寄东西了,里面有一张光盘,是我特意为你录制的一首歌,是你最爱听的那首《冬天的树》,还有一串佛珠,是小时候奶奶送给我的,戴上它的人一生平安,就送给你吧!

   让我们来生再续前缘!

   深爱你的人:小西

   2009年7月13号

  10】

  今夜,上海星光灿烂。

  那些在夜空中绽放的烟花格外的好看。仰望着上海这片空旷而寂落的夜空,我突然觉得这一切就像一场痛苦的伤逝,一切都将成为我难以扶平的伤痕和无法忘却的纪念。闭上眼睛,想起心底的梦,忽然很怕过了这一夜,醒来已是百年身,过了做梦的年龄。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我的坚强,我的脆弱,我的爱,我的恨,我的欢笑和泪水都将随着小西的逝去一点一滴地洒在那个天光泯灭的日子里。交叠重逢的时光里,我和她注定是两个轨道上的流星,最近的缘莫过于擦肩而过。

  三周后,我又被公司派到了这个边陲小镇。生活又像往常一样的平静起来,只是每到黄昏,看着即将沉浸于地下的夕阳,我会无端地感到忧伤,感到飘洋过海般的惆怅,这虽然是我经常忽略的情感,但是,一旦体会到它的真切,它将伴随我的一生。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