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洗闲阁购书日志(2018年3月14日)
xixiange1963
级别: 高手

楼主  xixiange1963 发表于: 2018-08-09 05:21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洗闲阁购书日志(2018年3月14日)

  
  

  洗闲阁购书日志(2018年3月14日)


  2018年3月14日,星期三,多云,11—22度。几乎隔数日都买有新书,也都要翻读一下,以备记于购书日志。不时赶写《闲读闲扯金瓶梅》,打理公众号。想做的事太多,感觉时间不够用,但又实在没有干出什么实事,有点荒谬。
  近日闲读英国惊险小说大家,代号007的“詹姆斯·邦德”系列间谍小说作者伊恩·弗莱明的游记《惊异之城》,文笔简练幽默,常有出彩金句描写,阅读感受非常愉快。

  下午收到当当网订书四部:
  《晚明小品研究》[修订本]吴承学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博雅撷英”书系,2017年4月1版1印,精装定价78元,当当网60.5元。感谢一位网友,特别向我推荐了这部有意思的学术著作,不知他怎么知道我喜欢明清小品文的?许多年前,我曾颇花了一番功夫研读明清闲适小品文,至今每当缺少文思,笔下枯涩,依然会翻出收藏的明清小品文集品读,立马思维活跃起来,有如医病的良药。我不太在意这部书的理论研究,更喜欢书中难得一见的原文片段,犹如寒夜见火,潦倒中得精准扶贫。
  《兴盛与危机: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金观涛、刘青峰著,法律出版社“天下”书系,2011年1月1版,2017年11月9印,精装定价45元,当当网34.8元。这是一部具有开创意义的名著,二位学者以发现中国传统社会“超稳定结构”而名扬学界,他们的研究扎实、深刻而有创见,很有启发性。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所谓“超稳定结构”只是在专制体中延续,如果社会体制改变,比如当下台湾与香港,“超稳定结构”也就不成其问题了。
  《人的权利》(美)托马斯·潘恩著,乐国斌译,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文经典”书系,2018年1月1版1印,精装定价42元,当当网31.8元。潘恩(1737—1809)是美国著名政治思想家,其《常识》一书更有名,出版当年极大鼓舞了北美独立运动,被视为美国开国元勋之一。本书是为法国大革命辩护的政论小品,影响深远。以我之见,即使法国大革命是伟大的社会进步运动,但结出的果实却是一枚专制政权的怪胎,完全消解了革命的进步意义——“暴力的合法性”,这是应该相当反思的。
  《该我开枪了》(英)马克·哈登著,宋琦译,新星出版社2018年2月1版1印,定价45元,当当网35.6元。哈登以2003年出版的处女作长篇小说《深夜小狗神秘事件》成名,他的短篇小说常见于《纽约时报》、《纽约客》、《格兰塔》等名刊,获得多种著名奖项,本书收录其中九篇。

  

  于视野书社购书四部:
  《刺杀骑士团长》[一、二部](日)村上春树著,林少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8年3月1版1印,定价98元。村上最新的长篇小说,上译的宣传功势较猛,在视野书社就看见数十套,很是显眼。我读村上小说不多,反感通俗味道过浓的文学小说,而纯粹的通俗小说可能更让我愉快一些。村上散文集反倒读了好几本,觉得他的散文比小说更吸引我。
  《食人魔花园》(法)蕾拉·斯利玛尼著,袁筱一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3月1版1印,精装定价42元。小说描述了一个当代包法利夫人或安娜·卡列尼娜式,对“性爱”有着特别焦虑的爱好却无关女性解放的典型形象,由著名法国文学研究与翻译者袁筱一操刀。
  《批评家之死》(德)马丁·瓦尔泽著,黄燎宇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1版1印,精装定价39元。此书创作源于一段德国当代文学史上的著名公案,文学批评界大佬与小说创作界大佬因观念冲突而发生争吵。通常讲,作家肯定吵不过批评家,但小说家会编故事,于是他就写了一部隐喻性的长篇小说来讽刺批评家,由此,在文坛引发又一次风波,小说家几乎成为过街老鼠。口水战总会过去,但小说却留下来,并且成为一部经典。这段公案的两位主人公,一个是批评家马塞尔·莱希—兰尼斯基,一个就是这部小说的作者马丁·瓦尔泽。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英)珍妮特·温特森著,于是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8年4月1版1印,精装定价49元。曾购读过新星出版社的旧版。这次新版改进为精装,译文有较大修订,有的进步,有的不如旧版,并且感觉新版更倾向口语,试举三例: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跟父母生活了很久。我父亲喜欢看角斗,我母亲喜欢角斗,但那无关紧要。她总是站在光明正义的一边,就是那样。”[旧版]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跟父母生活了很久。我父亲喜欢看人格斗,我母亲喜欢与人格斗;喜欢的内容并不重要。她总是站在光明正义的一边,就这样。”[新版]
  “角斗”换“格斗”,二者区别不大,“但那无关紧要”换“喜欢的内容并不重要”有点画蛇添足,这里新旧译文各有千秋。
  “每当工党人士在工人居住地组织选举,她就把一张保守党候选人的照片贴在窗上。”[旧版]
  “每当选举季,在一个属工党阵营的镇子里,她会在窗上贴一张保守党候选人的照片。”[新版]
  这里新版的意思更清晰明了,也不失原有含蓄的戏讽,有进步。
  “最初,还有我。我被她拖入了一场抵抗“我们以外的世界”的拉力赛。”[旧版]
  “以及我,起初是这样。我被她拖入了一场与“我们以外的世界”格斗的车轮战。”[新版]
  “最初,还有我”肯定比“以及我,起初是这样。”更简明。后半句中,新版加“与”和“格斗”三字,让整个语句变得被动,大倒胃口,明显反不如旧版更简洁有力。

  

  再于新华书店图书城购《逃避统治的艺术:东南亚高地的无政府主义历史》,(美)詹姆斯·斯科特著,王晓毅译,三联书店“学术前沿”丛书,2016年1月1版1印,定价55元。这是一部很有启迪的前卫政治思想研究书籍,主流网店如当当、京东已缺货,据说是被下架,但还有许多小网店在卖,价格普遍上涨至100多元。基于此,在书店看见还有两本在架上,赶紧原价淘一本回家。对这本书的内容颇感兴趣,早早关注,却一直单纯感觉比较边缘,可能读起来很困难而不敢下手。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