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到头来,她还是不能忘记哥哥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08-09 16:16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到头来,她还是不能忘记哥哥

碎心十五岁,吴亦凡十六岁。

那天的雨淋在碎心身上,冷冷的,冷透了她的心。

那个男人抛下她们一对母女携款潜逃了,妈妈也因为伤心过度去了天堂,现在她不知该怎么办,作为十五岁的女孩子,就这样孤独坐在公园里的木椅上,蜷缩着秀美的腿,柔软的长发微微沾了一点水汽。

她没有任何想法,只是用美丽的眸子看着天际。

灰蒙蒙的,卷起了无尽的绝望。

晚上没有星星,只有一片云孤独的飘着。

冬天早已来临,她更抱紧了身体。

“和我走。”吴亦凡就是在这里出现的。

她从没见过这么冷的男生,冷漠站在她的面前,撑开了那把黑色的伞,被一层浓浓的黑暗笼罩着,不温暖,却感到特别熟悉。

他的轮廓坚毅,有着生来就拒的冷漠感。

碎心看着吴亦凡,摇摇头。

“不想死的话,我是你的哥哥。”

碎心惊讶抬起头,那个少年一脸平静。

他这是表明不想死就和他走,因为只有他能保护她。

碎心轻轻起身,拉住他的衣角,除了这个,别无办法,只有生存,才能找到新的希望,也才对得起妈妈。

衣角柔软的,和他完全不一样呢。

“吴亦凡,你叫吴碎心。”吴亦凡低头看着她的手牵着他的衣角,没有说什么,只是轻微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

碎心点点头,这个少年,有着让人信服的能力,不得不听从,在自己的本愿上说,这是主动的。

十五岁的女孩有一个十六岁的哥哥,这对于一个独生子女来说,这还真是暧昧啊。她轻笑了一声。

没想到吴亦凡听到了,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她。

他的脸在路灯光下,特别好看,一样的冷毅,可却增添了几分柔和。碎心有点呆,她傻傻的想:原来我的新哥哥这么帅啊。

他的脸上带着微笑,忽远忽近,并不熟悉。

有点像一个人。

总是把微笑停留在表面的人,不过都很好看。

可是下一句顿时打回原形。

“你的姐姐呢?”

碎心有姐姐,那个是她心里的一块疤。

她不愿去提起,所以才一直认为她没有姐姐。

好傻,现在想来。

她如果是黑夜中的星星,那姐姐就是吸引众人目光的太阳。

她太引人注目了,先不说才艺,就是外貌就吸引了一大帮男生的追求,再说成绩,那更是没话可说,可以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其实碎心也可以和她比的,可是,姐姐开朗所以才出众,她不喜欢太过于喧闹,不然可能还会略胜一筹。

姐姐叫柳溪,一个清雅的名字。

然后,姐姐提起过她的男朋友,吴亦凡。

终于想起来了。

她注定是悲伤的。

星星永远是黯淡的,永远没有太阳那么耀眼。

很久以后,她才听见自己的声音。

“她死了。”

碎心十八岁,吴亦凡十九岁。

她在学校里听到吴亦凡有女朋友,心不禁一沉,手下的白纸被她画出长长的一条疤。

他有女朋友了,我不应该感到高兴吗?碎心站在窗前,还是决定去吴亦凡学校看看。

当初为了避嫌,碎心主动要求不要在同一个学校,吴亦凡没有说什么,现在他们的学校就只隔一条街。

为了躲开吴亦凡,她特意在学校住宿,却不曾想吴亦凡也不回来,于是自己又搬回了这诺大的别墅,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吴亦凡曾经在这里住过,心里很安心。

她裹紧了校服外套,快下雨了。

她远远就看到了吴亦凡,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女生,只留给她一个模糊的背影,淡淡的,很熟悉,却想不起是谁了。

吴亦凡眼中的温柔可以融化冰,碎心从未看见过吴亦凡这样对她,从来没有。

碎心垂下眼帘,挡住了落寞的视线,不是没有,而是他不想给予。

自己就像一片尘埃,可有可无,随风到达吴亦凡身边,下一秒就可以消失。碎心的爱就像尘埃,在孤独里徘徊,像星星远远在吴亦凡世界之外,只能慢慢遥望。天黑后孤独悲伤,天亮了感叹悲伤。不再对谁期待,只能自由自在,他已经忘记了在雨中的一切,或许是一点都不重要,只是一名路人甲而已。希望散落在边际地带,不再去想念,因为早就没有了希望。

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哥哥,多么可笑啊,碎心捂住了嘴巴,不再呜咽,只是美丽的眸子红肿,还有泪花在闪烁。

“哥哥。”这三年来第一次叫哥哥,却无奈而悲伤。

这是天注定的。

“碎心,你怎么来了?”吴亦凡似乎有点惊讶,转向她时眼中的温暖消逝了,只有微微波澜。

那个女孩笑盈盈站在吴亦凡右手边,碎心觉得她的眉眼居然和姐姐那么像,可不是姐姐。

姐姐永远见到她都会露出真心的笑容,可这个女生,疏远而陌生。

“青缨,她是我妹妹。”吴亦凡介绍。

女孩优雅点头,像天鹅微微弯下了美丽的脖。碎心看的很不舒服,但没有说出口。

“今天我生日。”她看着吴亦凡的眼睛,想从他眼里看见一点情绪,可是没有,一点都没有。

“碎心今天生日吗?那亦凡你今天先别陪我了,我自己去看书就可以了啊。”青缨摆摆手,准备走了。

她能叫亦凡,碎心不能。

她只能叫哥哥,永远跨不过去的界限。

这是她们之间永远的区别。

“别走!”吴亦凡上前拉住了青缨的手臂,那着急的神情,碎心的心也好像空了一块地方。

“碎心,你自己去找同学去玩吧,卡里有钱。”她震惊抬起头,看着他冷冰的脸,又想哭了。

吴亦凡,你怎么这么狠心?吴碎心是你的妹妹啊。

尽管不是亲的。

青缨挽住她的手臂,挡在了我面前:“亦凡,我们一起去给碎心过生日吧。”

她好恨,为什么吴亦凡喜欢的每个女生都那么善解人意,都那么单纯,至少在表面看来。

“谢谢!不用!”碎心狠狠甩掉了她的手,好假!好假!

“碎心!不可以这样对青缨!”吴亦凡紧紧抓着碎心的手臂,好疼啊,可是都不及心里疼啊。

眼泪砸在了他的手臂上,溅起小小水花。

吴亦凡突然明白了什么,连忙缩回了手,把语气放温柔了一点:“碎心,听话啊!”

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他喜欢的人,那她呢?她又算什么,她在他的心里一点重量都没有,轻于鸿毛!

碎心真的受不了了,把青缨推开到一旁,可是,为什么她会摔倒了地下,还流了血!我明明没有这么大力的啊!

“你够了!吴碎心!“碎心知道,吴亦凡愤怒了,他只有及其生气时才会直呼我的名字,现在这么凶狠的,还是第一次呢。

笑了,好悲伤。

然后下一秒我就重重摔倒了地上,碎心知道会这样的。

“亦凡!是我自己不小心的,不管碎心事!”为什么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在装无辜!

吴亦凡果然相信了,他轻柔扶起那个他爱的女生,没有理过碎心。

她的右手擦伤了,皮肤被磨破了一层皮,右腿下有鲜血流出,可吴亦凡没看见,因为青缨挡住了他的视线。站不起来,无力疼痛。

她今天是这几年哭得最多的一次,眼睛红红的,她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眼泪却不停往下掉,没人看见,没人在乎,顺着悲伤来回流淌。

晚风打在她的身上冰冷而刺骨,悲剧的冬天,悲剧的下雨天。碎心的衣服却湿透了,被汽车过路时的水花淋湿了。

好冷,真的好冷,她的视线模糊了。

吴亦凡把青缨送到了医院,没有回来。

她艰难站起身,却一个不稳,又重新摔倒了。

雨就这样下了起来。

淋淋淅淅的,冷透心。

她的爱就这样悲哀,还没开始就粉碎了。

碎心,碎心,最后自己的爱情果然碎了,心也好似没有了,都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她的爱,像尘埃,卑微无力。

醒来时,天花板是白色的,有医药水的味道。

好难闻。她想。

一旁的护士换着点滴,一边对她说:“你啊你,还好你被路人发现了,不然就这样发烧烧死了,谁理你啊!”

碎心低头,如果能死掉,她就死啊,没关系的。

看向手机,五十六www.eitang.com条电话,三十二条短信,都是吴亦凡的。

如果在以前,她会很高兴,很高兴,可是他怎么能亲手把她的希望毁灭了,又重新对她好呢?

就像一个小孩子,你给了她一顿打,却又重新给了一颗糖。

她接受不了。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变得太多了。

“吴碎心,你去哪了?”

“吴碎心,你给我出来,快点!”

“吴碎心,你出来,我对你推伤青缨的事不计了。”

“吴碎心,我在咖啡馆,你快出来!”

“吴碎心,你出来,我们不说了!”

“吴碎心,你回来吧。”

“吴碎心,我向你道歉。”

“吴碎心,你到底去哪了!”

“吴碎心,你回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她默默关上了手机,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

吴亦凡,你为什么现在才这样,迟了。

我不爱你了。

“吴碎心,你回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真的傻的和我以前一样呢。她轻轻笑了,唇角勾勒出自嘲的笑。

窗外阴雨,病房冰冷。

安静无声。

碎心二十岁,吴亦凡二十一岁。

吴亦凡看着碎心的照片,久久坐在了沙发上。

这个房间他一直保留着,空了两年,这是碎心唯一能让他感觉碎心还在的感觉了。

房间每天都有人来打扫,可吴亦凡不让他们碰其他的东西,没为什么,只是想保持原状而已,他还在等着那个女孩回来。

那天的雨把一切都给粉碎了,他走后,碎心也走了,再也找不到了。QQ:577331

只有干净的街道,没有任何痕迹,把遗留在这里的的悲伤冲刷掉了。

他终于发现了那种爱,可是迟了,已经不可能了,即使可以,那也无法挽回了,他做不到,因为青缨。

青缨为了找碎心,再也不能走路了。

这个女孩真的不值得他再打击了。

他已经对不起碎心了,不能再对不起青缨。

可是当碎心在他面前走过时,他还是毫不犹豫抛下青缨去追了,尽管青缨哭了,他也去了。

“吴碎心。”碎心听到熟悉磁性的声音在后面低低说着,不禁一停。

是他,吴亦凡。

“舍得回来了吗?”那个温度还在,带着温怒,无名的怒火。

“去哪了!说话!”一个旋转,她的鼻尖靠着吴亦凡的胸膛。

他低下头,眼前的女孩的眼眶充盈着泪珠,他默默更抱紧了一点。

“不关你事!”碎心猛地推开了眼前的人,明明期待很久了,可是却残忍推开了,吴亦凡没反应过来,踉跄了几步,然后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女孩,怎么会,才两年而已啊,就会改变了这么多。

“吴亦凡,我有男朋友了,我们只是兄妹而已。”她从未说过这样平静的话,从来就不会有。

“什么?”他站直了身,想再次抱住碎心,可是碎心后退了一步。

“吴亦凡,我现在真的有男朋友了,请你不要这样,如果我们还是兄妹的话,放我走,而且也为了青缨,为了你,为了我,这样大家最好。”她无法对自己爱的人冷酷无情,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那好,我问你,你有没有爱过我。”吴亦凡的眼眶红了,紧握着拳头。

碎心一愣,眼泪快控制不住了。

可还是说:“以前有,现在有,以后不会了。”

正确的其实是以前有,现在有,以后都会有。

他的眼睛有没有了温度,冷冰冰的。

“以后?”他一字一顿念着,仿佛他才是宣判的死神,毫无感情。

碎心低下了头,她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然她会不舍得离开。

“嗯,没事,反正我没有喜欢过你。”

“那好啊,互不相欠!“碎心自嘲笑笑,她一直都是最自以为是的人,所以才会傻乎乎相信吴亦凡呀。

果然还是路人甲,就像宇宙中的尘埃那么卑微,不足以纪念,不足以想念。

真的,没有办法了呢。

“那好,我问你,你有没有爱过我。”

她默默转身,消失在他的视线。

渐行渐远。

从不相交,他们是贴的很近却永不结合的两条并行线。

再见,不,应该是再也见不了了。

碎心十九岁。

“吴碎心,你的心局部癌变。”医生面无表情宣布。

“我还能活几年?”最后还是名字害了她啊,碎心,现在真的碎了。

医生脸色微变,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这么淡定听到自己的病情不激动,她是第一个。

“一年,最多一年。”

一年么,时间够了。

“你如果坚持住院或许还能多活几个月。”

“不用了。”

“为什么?”

碎心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他不在这里。”

“不想死的话,我是你的哥哥。”

“碎心,听话啊!”

“吴碎心,我向你道歉。”

“吴碎心,你回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吴碎心,你回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到头来,她还是不能忘记哥哥。

吴亦凡。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