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我喜欢你,可我们没有在一起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08-09 16:16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我喜欢你,可我们没有在一起

"如果你曾爱过那个为你付出的人,请你一定要告诉她。因为这是她的青春所获得的最大的财富。”

在网上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脑袋里不由地就冒出她的模样。还是初一那年,留着齐肩短发,皮肤黝黑,但笑起来有对迷人的酒窝的样子。一晃多年过去,我们都已经大学毕业。如今科技通讯那么发达,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她这些年的种种变化。她长高了,皮肤渐渐白皙了,已是长发齐腰,还总爱穿素色的长裙。她不爱说话了,性格安静地让一般人不敢轻易的去打扰。唯一不变的是笑起来那对深深的酒窝。时光荏苒,一切都变了,可她在我心中还是最初的模样。我们回不到过去了,可她依旧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回忆。

2005年,我读初一。就读于本地唯一重点初中,成绩还算不错。因为爱打篮球加上个子高,我刚进班就被选为体育委员。不爱死读书,和班上一群很活跃的男生结成死党,课余的时候爱打打闹闹,也很重义气的帮着朋友打打架。后来会经常收到女生用各种精致的信纸写的情书。打完球也会有女生红着脸送水。总之日子过得还算风生水起。很简单的几句话足以可以概括我的初中时代,可就像每个故事里都会有个女主角一样,有了她,故事开始不一样了。我的初中时代也出现过这样的一个女生,她其实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女生,可就像小说中的烂梗一样,她对于我来说,真的很特别。

可最初的我并不是这么认为,我认为她很奇葩,爱给她起外号,直至初中毕业都没有好好的喊过她的名字,尽管她的名字是那么的好听,叫喜然。

初一一开学我便知道了她,并不是因为她长的多么漂亮,成绩有多么优秀。纯粹是她一开学就迟到,几乎每天都迟到,那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班主任毫不留情地点名批评了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是个话唠,开学没过几天,她就和周围人混熟了,然后她就和别人大侃特侃。就算是上课,只要她想和人聊天了,总是想尽办法挑逗别人与她说话。一个同学不理她时,她就逗另一个同学,完全没有自觉。那个严肃的班主任每次开班会时,推了推搭在鼻子上的眼镜,就开始数落她的过错,说从教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生。她总是无所谓的在下边摆弄着手边的笔,刘海盖住她的眼睛,我看不清她脸上有什么表情。在有时那个恶狠狠的班主任说的太难听时,她才会偷偷抬起脸,不屑的朝他翻个白眼。如果第一次月考后,她能考进班级前十或是成绩在中上游,那个班主任或许会再容忍她一下,可她偏偏考了倒数第十名。班主任为了不让她继续影响周围人的学习,很自然的让她坐到班上最后一排的单独的一个位置。而我,恰巧坐在她的前面。

我虽然是个男孩子,也算爱调皮,可对于女生我都是谦让,从不过分招惹,始终保存着高冷的姿态,我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可唯独对她,这朵奇葩,我忍无可忍。

她刚搬到我的后座的时候,我以为她会安静矜持个一两天,可没想到,她刚上来就是一句:“哇,同学,你把发型吹的那么高,挡住我看黑板了耶!”我瞬间石化,心中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我读初中时男生间特流行这种碎发,就是前额剪了一层碎碎的刘海,中间靠后的头发用吹风机吹的高高的要是不怕麻烦再用发蜡固定一下。虽然多年后的我再看,特别非主流,可当年确实是风靡大江南北的。我那时为了搞这个发型,早上最起码早起二十分钟。可是,我身后这个来着不善的女同学一语浇灭了我心中的洋洋得意。虽然还没打击到我的信心,但我觉得我每天早起个二十分钟绝对是个错误,我觉得我应该生气。“你懂什么!傻B!”我没给他好脸色看。可是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一个大男生怎么可以对女生这样,会不会有点过分?事实证明,我太单纯。她接下来的反驳让我哑口无言,“傻B?同学,你是在说我吗?我再傻B也不至于把头发吹成个鸡窝呀!你是准备养小鸡还是孵鸡蛋?哈哈哈!”我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着得意的笑着,我觉得我的日子不得安宁了。

我只记得我们之间的战斗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我每天都会欺负她,她也会毫不留情地给予狠狠地回击。当我带动死党喊她“小毛驴”时,她会迅速的操起手边的课本往我身上敲,有时我会躲,有时我们就互相拿书对砸。她总把脚伸到我凳子底下,趁我站起来回答问题时,偷偷地把凳子勾到一边,我每次坐下都会扑了个空,差点摔倒。我偷偷回头瞪她 ,她拿着课本挡住脸,躲在书后偷笑。我便气的牙痒痒,碍于老师不便发作。一下课我们就会立即大干一架。那些年打打闹闹的我们现在想起来幼稚的令我发笑,可说到底,流年辗转,只因年少。年少时谁没做过一两件幼稚的事呢?

在我们拿书对砸,为了一些琐屑的小事的互相打斗的时候,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头发开始长长,她任凭头发盖住了她的脖子。她还是又黑又瘦,话还是不少,可也因为性格开朗,班上的女生总爱找她聊天,有事没事往她位置上凑,一下课叽叽喳喳,烦都烦死了。我与她的关系也不似刚开始的剑拔弩张,水火不相容。有次班上测验英语,需要涂答题卡,大大咧咧的我忘了带2B铅笔,情急之下,还是她从容将她手中的铅笔掰了两半,将削好的那一半递给了我,自己又掏出小刀削她的那一半。全程她没说一句话,一切仿佛很自然。我很感激且羞愧的用她的笔涂着卡,暗暗的想,下次她再惹我我一定让她打,绝不还手。接下来的相处中,我觉得她也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她身上也有着一些不易察觉的优点。我甚至开始觉得她说起话来,那对小酒窝一动一动的十分可爱。

我记得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吵架是在某次月考之后,她还是倒数第十名,可我从班上的前十名滑到了第二十名。虽说我凭着灵光的大脑,数学什么的一听就会,可以轻易得到高分,不屑于那些埋头死读书的同学,但凭心而论,我还是挺在意成绩名次的。我把我成绩下滑的直接原因归咎于她。那一天,我破天荒的没有去逗她,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看试卷。我不知道是她故意试探我还是怎么的。“喂,我的笔掉你脚边了,帮忙捡一下。”我没理她,她又喊了一声,我还是没动。她用脚狠狠地踢了我凳子一下。这下我正好找到宣泄口了,我腾一下站起来冲她喊:“你有完没完,你天天可不可以不要影响我学习啊?你可不可以自觉一点?”霎时,班上安静下来,同学们都看向这边。她没料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愣住了,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我,恍惚中,我觉得她眼睛里开始慢慢地冒着水汽,幻觉,一定是幻觉。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她是个女汉子,她不会哭的。我扭过头去,将凳子重重的往前拉,仿佛在暗示要与她划清界限。我发现还有好事的同学往我们这边看,“看什么看?没看过吵架的啊!”我咆哮道。瞬间,教室又恢复正常。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留意着身后的动静。好久没什么反应,我又不好意思回头看。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身后巨大的拉桌子的声响,不知怎么的,我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她走过来弯下腰捡起了我脚边的水笔,然后砰的一声,桌子又被拉回原位,我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那一刻,我想我一定很贱的笑了,忘了成绩下滑,忘了刚刚指责过她,只知道她没离开。

事后,我很认真的反省我的行为,我觉得是我的错。自己没考还还怪人家女生,真特么不是男子汉的作为。我心中有愧,一直想找机会和她认真道歉。可她自从那次事后,总是回避着我,不和我说话,安静了好一段时间。我好几次为了找机会,路过她的位置故意碰她的膀子一下,她却总是若无其事的趴在那里解那些很简单的数学题。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无比失落。

初中时上放学都是父母开车接送我。那是一年冬天,天黑的特别早,我们晚自习七点下课天已经黑透了。他们去了饭局,让我自己打车回去。我很少坐公交车,又晃又挤又慢,那天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想坐一次公交车回家。上车后,我怕被挤到,特地选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惬意的带上耳机看着陆陆续续上来一些本校的学生。人渐渐站满了整个车厢,人群中我竟然看见了她,彼时的她裹着条厚厚的黑色围巾,围巾裹得很结实,半个脸都被裹住了,只留下她黑溜溜的一双眼睛。她被挤在人群中,随着公交车的停靠站不由自主的晃动着身子,看着她臃肿的样子我真觉得好笑。我调大MP3的音量,静静地望向窗外,那年的周杰伦声音充满着味道。“是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斑驳看见小时候......”我惬意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汽车晃动。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听见公交车上的报站声。我醒了,也意识到自己坐过了站。车上只稀稀疏疏的坐着几个学生了,就在我准备让司机下一站停车时,我发现她还在车上,就最在前边靠窗的位置,离我有一段距离。不知怎么的,我没有起身。我看见她坐在位置上低头看书,前额的刘海将眼睛挡住了,这下我看不见她脸上任何一个部位了。她手上还拿支笔在写写画画,看见那亮眼的绿色的封面,我知道她又在算那些幼稚的数学题了。哎,这个笨蛋。那一刻,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心疼她。我就带着耳机,围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她。又过了几站,她喊了一声,急匆匆地把课本塞在书包里,准备下车。就在她回头的瞬间,我赶紧低下了头,深埋在座位后边。车门一开一合,车子又开始发动,我抬头看向窗外,看着她背着书包缓缓地走向那片房屋低矮,古朴陈旧的城北居民区。那晚,我依稀记得近十点才回到家。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经常迟到了,毕竟住的也算远;对于从小住在小区楼房里的我,对城北那片民宅区充满着好奇;我也知道她也并非不爱学习,相反也会默默用功;我也明白或许是生性活泼才爱那样滔滔不绝,与同学打成一片;我甚至觉得她并非像小毛驴那样丑了,五官在脸上也还算清秀。后来她很好奇为什么班上没男生喊她外号了,因为我曾私下里和我那群死党沟通过了,以后不再喊任何女生的任何外号。

我觉得我喜欢上她了。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为什么会喜欢她。只是在某个冬日的下午,阳光洒在黑板讲桌上,把正在上课的班主任照的光芒万丈,在我抬头看黑板的某个间隙,我觉得我深深地喜欢上我身后的那个女生。一切都没什么理由。我不知道那时候的她是否还盯着我的头发,我只记得,我很早就把那头偏长的碎发理的中规中矩的了。

后来,我还是主动向她认真的道歉了,她不可置信的望着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装作不屑的哼了一声,但还是露出了笑容,酒窝更深了。我们又开始打打闹闹了,三天两头来次大决斗,一切仿佛又恢复了正常,我很满足。

春天的时候,她那头齐肩短发已经可以束起来了,整个脸的轮廓完完全全的显露了出来,脱下了厚厚的棉袄,整个人清爽了许多。她偶尔还是会迟到,话也不少,成绩上升的也不快,但她身上的一切仿佛都慢慢变好,整个气质貌似也开始提升了。我们从一开始的只会打架,到后来我辅导她功课,到她会告诉我住在城北巷弄里的人家发生的种种琐屑却充满着人情味儿的小事,到后来的无话不说。那时的我一个劲的蹿个子,老是怕挡到她的视线,可她一次也没有说过。

很久之后的我,总是会怀念那时的日子。

我从未说出喜欢你这三个字,我怕说了一切都变了,我们就回不到从前了。我不确定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是否还是选择沉默,但那时的我,只想把她珍藏在我的心里。有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暧昧,更别提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可我们之间有那些点点滴滴的小小的美好的事,对我而言,很满足。

春去秋来,秋来冬往。我们很快进入到初三冲刺阶段。好玩的我也不再经常抱着篮球冲出教室了,逐渐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而她变化更大,话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在那写写画画。她说她开始写东西,小说或是童话,我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么活泼的她怎么会沉下心来写文字。不过我还是很看好她,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确实没有看走了眼。她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她没具体说,我也不问。她说,有些话对有些人是永远说不清楚,自己的心事也不会有人懂,倒不如把这些话写进故事里。比起一昧倾诉,沉默更有意思。那段时间,看着她郁郁寡欢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她,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只能每天多为她讲解几道数学题,或是说几个笑话逗她开心。可我们都已经很少互相捉弄,互相大吵大闹了。

很快中考了,很快成绩放榜了。我顺利的考进重点高中,她只读了本地的一所普通中学。她说,这样也很好,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她又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以后怕遇不到像你这样的人了,受尽我的折磨还对我这么好,总是在帮我。”那一刻,我很心酸。但我不想让我们的分别充满着压抑,“你不适合说这么伤感的话,你还是恢复吧!”我对她嬉皮笑脸的说。她看着我一脸欠揍的模样,没好气的道:“滚一边去。”看着她翻白眼的模样,我很不舍。

吃完散伙饭,大家提议去KTV唱歌。大家玩的都很嗨,有痛哭流涕的,有拿着麦克风吼的撕心裂肺的,大家一起追忆三年时光,一起谈着对未来的向往。我与她坐的很远,我总是拿眼睛注视她。大家聊得都差不多的时候,她和身边的朋友拥抱告别,背起包悄悄离开。我知道她是去赶最后一班公交车,我推脱掉朋友的纠缠,借口去厕所,跟着她出了门。我叫住了她,她转身看见了我,显然很吃惊我跟着她出来。那晚,KTV门前的人不多,树上依稀还有蝉声响起,白月光静静的照着她的脸庞。我真的很不舍。“你要回家了吗?”我开口道。“是呀,得去赶末班车。”她大大的眸子熠熠闪光。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也没有离开。两个人就互相对着,傻傻的站着。“那,再见。”还是我打破沉默。“恩,再见。”她朝我甜甜的一笑,挥了挥手。我也挥了挥手,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我站在原地,好久好久。我不确定我到最后都没有表明我的心迹是对还是错,但我很庆幸我与她好好道了一次别。

再见,我的初中时代。

接下来,就是在一间没有她的学校日复一日的过着我的高中生活。周围的同学还是用功读书,我每周还是会去打球,也还会有女生递给我情书之类的。可我每次转身发现后座没有了她,我还是会失落,意识到日子还是有所不同的。

高中的时候我开始自己骑单车上下学,在路上,遇见过她两次。第一次是路过她的学校,看见路上走着一个身影很像她的女生,马尾松松的束在脑后,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我放缓车速,发现她也在看着我。我们互相认出了对方,异口同声的道了一句好久不见。互换了QQ号,闲聊了几句,她说,她搬家了,城北的那片居民区都拆迁了,她现在住学校附近,不用挤公车了。我说,我现在都自己骑车上学了。笑了笑,然后匆匆分别。后来我在QQ上发说说发照片,她都会看完默默的给我点赞,我亦是如此。可我们都没有点开对方的对话框,任由他们静静的躺在好友列表中。最后一次是高三的冬天,也是在那条路上,我说,我一毕业就出国了,去法国,签证什么的都陆陆续续的办好了。她说,她选了文科,以后想读中文系。我把我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她,我问她要手机号,她笑着说,还没有手机,等有一定第一个发手机号给我。虽说我们可以聊QQ通邮件,可我还是想在异国街头与她通一次话。很久以后,我才接到她的来电,她说,嘿,慕辰,我有了手机,第一个打电话给你哦!隔着万水千山,我听见了她的欣喜,仿佛看见了那对可爱的小酒窝。

2011年,我赴法留学。在这个以浪漫著称的国度,我无心风花雪月,我每天要上课,打工,参加一些实践活动,努力学习法语,每天过的很充实,每天都仿佛充满着挑战。我很少想家,偶尔会想起她,猜想着她在做什么。遇见过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她们优秀,有教养,可我还是觉得她最特别。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关注了她的博客。彼时的她已经在国内某所大学读中文系了。她经常更新她的博客,写着一些灵动的文字。一些光怪陆离的玄幻小说,有趣生动的童话故事,甚至还会模仿古龙的写作套路写武侠。可我最喜欢的是她笔下一个个简单却总是充满着忧伤的校园故事。尽管人物设定都很平常,情节也很简单,但却最能打动人心。或许是故事中或多或少的都有着我们的故事吧。很久之后我读到了一篇这样的故事,故事很短,也没有标题,看完后,我泪流满面。

女主人公小燃家境不算富裕,父亲是个老实人没有赚过大钱,母亲总是抱怨父亲甚至迁怒于她。她从小生活在胡同里,邻居们都很淳朴,也有许多和她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她每天尽管会受到母亲的责骂,可周围人都对她很好,她活的简单快乐,没有什么值得她忧愁的。后来她考上了重点初中,那些小伙伴读了一般的初中,学校作息时间安排的不一样,他们开始渐行渐远。到了初中之后,她不知道为什么成绩会一落千丈,明明在小学下课总是踢毽子丢沙包却总能考第一的她现在对于成绩越来越力不从心。她厌恶那个总爱批评她的老师,她也慢慢开始不喜欢那些总爱嘲笑她的同学,她也讨厌那个总是提钱的母亲。她慢慢把从前那个活泼开朗的自己收敛起来。可却一个叫小木的男孩子一直在帮助她。她不明白长得又帅成绩又棒的他为什么总是会教她数学题,说有趣的事逗她开心,但她很享受这个眉清目秀的男生给自己的温暖。她很自然的就喜欢上了他,却从不打算开口,因为他是那么耀眼呀。初三的时候,父母终于离婚了。她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毕竟两个人既然生活的不幸福,倒不如分开。她只是越发孤单了,随着升学压力的增大,她默默的把他当做精神支柱。每天将自己想表达的心意写在日记本了,小心翼翼的藏好。在他打球的间隙,将一瓶矿泉水藏在他的抽屉里。每天到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他的身影。在操场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大汗淋漓的打球......然后就匆匆毕业了,她还是将一切埋在心里,一个人默默的欢喜。她也不指望他会喜欢她,她觉得能一个人在人群里远远的看着他,也就够了。

故事结尾,她写道:“我很庆幸青春里有这样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年带给我心动,带给我温暖。即使最后我们各奔东西。”

那是12月份的夜晚,我们都已经大三了。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巴黎的街头,不时有一两个裹紧大衣行色匆匆的行人与我擦肩。我抬头望着月亮,忽然很想抽一支烟,掏遍了口袋却只摸出了手机。我在通讯录里找到她的名字拨了过去,“喂—”电话里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喜然,是我。”我开口道。“恩,我知道呀!”我们都在沉默。“你打昂贵的越洋电话只是为了自我介绍?”她忍不住笑着问。“我看过你的博客。”“恩—”她等着我继续。“我想说,小木也一定是喜欢着小燃。只是他也没有说。”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无比忧伤。电话那头好半天没有声音,她终于开口道:“是吗,如果小燃知道了她一定会很开心。自己暗恋的人原来也暗恋着自己,该是多么幸运。”我听不出语气是喜悦还是梗咽。我抬起头看着月亮,忽然想起几年前看到那部九把刀的《那些年》里的一个桥段,我问她,“你相信平行时空吗?”她坚定的说:“我信。”“在那个平行时空里,他们一定很幸福的在一起了吧!”“恩,一定会很幸福的在一起了。”我终于听出她语气中的梗咽。而我也在寒风中哭了,泪眼婆娑中,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她在QQ空间里晒出了一张一个高大男生牵着她手的背影,配上一句短短的文字,余生,请多多指教。

不管那个故事是写谁的又是写给谁看到,一切都不重要了。

2014年,我回国就职于一家金融机构,而她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也总算没有辜负她这些年的努力。我不知道当年因为她在课上写小说而拿书敲她脑袋的班主任有没有后悔,但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看走眼。

在法国的四年,我经历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更懂得了许多。有些话埋在心里好久没说,有机会说了,却没意义了。有些人喜欢了好久,错过了,也就再也不会遇见了。可没说出口的话,又何止是心酸。青春走了,我们再也回不到那些年的前后座时光了。那些打打闹闹的日子只能留在梦里了。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可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再见,我的女孩,我的青春!



www.tk1234.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