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婴灵宝贝,超度了你,妈妈才安心(上) 作者:语山
迷迭香的味道ABC
级别: 高手

楼主  迷迭香的味道ABC 发表于: 2018-08-09 18:13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婴灵宝贝,超度了你,妈妈才安心(上) 作者:语山

  

  “呜哇——呜哇——好冷啊!好痛!我要妈妈!”
  “为什么弟弟妹妹都有爸爸妈妈,我就没有?呜呜——”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大大的泪眼望着我。不,这不是梦境。是祂,那个曾被我无情抛弃的小生命!

  看着眼前茫然无助、布满泪痕的脸,听着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妈妈”,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急急跪行过去。不哭宝贝,是妈妈!妈妈来了!

  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揽过祂的头,又手忙脚乱地扯过纸巾,拭去祂腮边的泪珠,自然得就像曾经做过的千百次那样,却是记忆中晃动的另外两个影像。不是你啊,宝贝,为什么不是你?心里一阵绞痛,直不起身。

  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轻抚过去。宝贝,这是你的头发吗?这是你的眉眼、你的鼻子、你的嘴啊……一定长得很好看,比妹妹弟弟都漂亮,对吗?想对祂笑,扯了扯嘴角,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再也串不起来。宝贝,在妈妈心中,你总是最美最好的存在,可是,我又怎么当得起你一声声嗓音稚嫩的呼唤?甚至,从不知晓你的性别!

  宝贝,让妈妈亲亲你,好不好?

  嘴唇轻轻覆上祂的额头、脸颊,补上一个整整迟到了八年的亲吻。触感冰凉而柔软,心却好似被骤然攥住,丝丝碎裂。耳畔只有一个声音一遍一遍地呐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八年前,祂是乖巧无辜的胎宝宝,悄悄地进驻,安安静静地陪伴了我将近70天。本来应该像所有健康的宝贝一样,在家人的瞩目和祝福中诞生,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抢着抱来抱去,疼不够、爱不完。只因为妈妈的自私和狠心,为了不影响自己正干得顺风顺水的工作,便残忍地让祂成为了一个痛苦又伤痕累累的婴灵宝贝,从此飘荡人间,孤苦无依,饱受欺凌。

  八年了。孩子,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却知道自己在这八年里,将母爱一股脑地倾注在了后来的女儿和儿子身上,只有在灰心丧气的日子,才会想起那个本该也缠绕在身边,日日叫我妈妈的宝贝。

  泪光中,记忆的闸门突然裂开,往事一幕幕泛上心头。孩子,你什么都看到了,对吗?妈妈对弟弟妹妹有多好,你就有多伤心,对吗?拼命克制下想疯狂摇头的举动,感觉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痛恨曾经的无知无畏。对不起宝贝,妈妈错了!如果早知道会让你遭受如此劫难、经年痛苦;如果时光倒流,一切能够重来,妈妈定会拼尽全力,护你一生平安!

  只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如果。


  


  是的,无知者无畏。在人工流产盛行的今天,在一家子都从医弄药的环境里,我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流个产没什么。自觉正值盛年,又是家里经济的顶梁柱,一切还要以工作为重啊!毕竟刚刚调整了奖金制度,以自己在公司数一数二的排名,第一个季度居然拿到8万,尽管是税前,也足以让同事们妒忌不已。这个时候,不乘胜追击还等什么?要说犹豫,也不是没有犹豫过,可一想到怀孕生子带来的损失,我便义无反顾了。更何况之前还误服了退烧药呢,万一孩子有问题怎么办?一切都应该完美地开始,不是吗?

  手术室里,护士最后问我一遍:“想好了?可挺大了呢!”“嗯,想好了,没事儿,动手吧!”轻描淡写的语气,没有一丝怜悯,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定了生死。勃勃跳动的生命,转瞬间就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绒毛。可那时的我,眼里只有工作和想要的完美,再容不下其他。

  然而奇怪的是,移开了身上那块挡路的“绊脚石”,我的工作却并没有一路顺遂下去。那高额的奖金,也不过昙花一现,再没有出现过。先是政策突变,市场缩水,后又经历数次区域调整,业务开展得越发艰难。但不服输的我仍坚持做到了现有条件下的最好,让老板大为放心。

  做女人的一个好处就是可攻可守。事业不顺的时候,自然地就会考虑怀孕生子,缓上一缓。于是,我翻阅各种书籍,为这个即将到来的孩子做足准备,甚至算好了什么时间受孕,才能让智力钟、健康钟和情绪钟这三条曲线都达到最高值……一切努力,只为给他(她)一个先天的完美。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这一盼就是快一年,而且最终受孕的日子也并没能达到理想中的什么三个峰值的重合。

  终于,在林徽因的诗歌和莫扎特的小夜曲中,在全家人的期盼和喜悦中,女儿姗姗来迟。“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尽管没过多久,这希望和喜悦便被她那超凡的精力和孱弱的身体折腾得支离破碎。


  


  不睡觉(从出生起每日只睡10小时),不吃不喝(我上班后,白天里任奶奶百般诱哄,只能喂进60ml牛奶,专等夜里喝上五六回,尿不湿都得换两遍,专心地折腾我一个;加辅食更是困难到奶奶一说就是一把辛酸泪)也不长(不论个头还是体重都在下限以下,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一岁了,看着还像半岁的样子。抱着她跑去各大医院看营养门诊,连郑玉巧都看了,回来依然故我,不吃不喝不睡,缺锌缺铁缺钙,接着就是各种生病……

  还没等一家子从养育女儿的疲惫中缓过劲儿来,儿子也悄然而至了。自从5个月之内两次因肺炎住院之后,便仿佛被施下魔咒一般,只是从三年前女儿的不吃不睡换成了他的只睡不吃。生长发育迟滞的结果必然是陷入一轮又一轮“频繁生病—喂养艰难—频繁生病”的恶性循环中,最高纪录竟达到一个月生病4次,平均一周病一回。亲戚们都看不下去了:“亏你们一家子还都是学医的呢!”我扶额哀叹:这牌子,真是砸到了姥姥家!

  不但家里一团乱麻,工作上也是运势渐微。刚生完女儿,我便一头扎入一家跨国公司。因为珍惜,干得很拼命,5个月就给孩子断了母乳,硬是把接手时的几亩薄田弄成了高产。好容易晋升之后,我毛遂自荐,调入了更好的部门,却发现一步成憾,再回不了头。一个权责不明,却又备受关注的位置,需要运用的是我最不擅长的内部关系制衡。一边流眼泪一边干,怀着儿子,还得把女儿哄睡后加班到夜里两点。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爱拼都一定会赢,得不到上司赏识的结果是很快便输得一败涂地,最后竟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

  临回家待产前,就连最迟钝的同事都看出了端倪:“姐,老板为啥就对你这样啊?你什么地方得罪她了?”我只有苦笑,吃一堑长一智吧!很快,我的位置便有了新人接替。这意味着,等我休完产假再回去又需要重新调岗。那曾是我从踏入它开始就立志干到退休的公司,但想到这几年压力重重的生活,想到自己不惜代价的打拼已经让整个家庭被拖累得疲惫不堪……几经挣扎之下,终究还是怀着抑郁和不甘,含泪作别。

  困境并没有解除,反而愈加窘迫。


  


  原本想好好歇两年再重新找工作,没想到遭到父亲的极力反对。正统老派的他,一直想让我回到稳定的、不再四处奔波的岗位上,加上在带孩子问题上我的固执与婆婆的强硬摩擦不断,于是一番挣扎后,我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到他所在的单位“过渡”一下。那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行业,为了能干下去,熬夜苦读一月整,拿下了行业资格中级证书。

  没想到,这一“过渡”就是三年。最初半年的试用期里,当每月拿着2500元的薪水,每天花两个多小时奔波于城里与郊外,夜里孩子睡了还要加班的时候,我都咬牙告诉自己:这没什么,我很快就能回到原来的领域,东山再起!

  于是,我背着单位在外偷偷面试了一次又一次,甚至拜托原公司一位华丽转身做了金牌猎头的前同事为我免费“包装”。然而命运之门却总在开了道缝之后再度关闭,前期明明谈得都很满意,却每每在最后的时刻被更年轻的、没有家庭负担的“小伙子”们替换掉。

  俩孩子妈的身份,让我越来越缺乏底气,猎头对我的关注也日渐减少,仿佛一夕之间,我就被命运踢到了角落里,再也无人问津,被淡忘得那么彻底。只除了转正后,工资条末尾的数字由2500变成了3000多,连交税都不够格。在一线城市里生活,养着两个孩子,丈夫也是工薪族……印象中,好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命运的玩笑,开起来没完没了。就连这3000多元,竟也挣得如此不安稳。半年的转正期刚过,这个曾是父亲为我仔细斟酌、精挑细选出来的部门便宣告解散,原有人员拆散后各自并入新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才适应了新老板新要求,我却再度怀孕并堕胎。

  更为糟糕的是,歇完“产假”回来数月后,单位便整体搬迁了。离家更远了不说,效益也越来越差强人意。眼看着自己年纪渐长,换工作的机会更显渺茫。

  转眼间,女儿已到了要入学的年龄,为了方便,这学区房也是非买不可。数轮折腾,几番波折,算是运气,抢到了一套不足60平方米的小房子,月供8000元。看着丈夫每天早出晚归辛苦奔波,我不住地在心里问自己: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有转机呢?


  


  无奈中,我咨询了自己开着一间起名公司,对八字命理小有研究的表弟。表弟摇摇头:“姐,别太较劲了,你这六年都不走运。”我愕然,难道这就是常言说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没想到一路拼尽辛苦,竟还是走到了“莫强求”这一步。心里隐隐觉得不安,难道是冥冥之中触犯了什么,被惩戒了?然而念头太快,没容我仔细琢磨,便一闪而过。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需要经常查询有关孕产妇保健方面的资料。这天午后,照例在网页上随意浏览,没想到鬼使神差般的,居然从“流产”一路查到了“婴灵”,而接下来了解到的内容却让我如遭雷劈,瞬间僵立。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良善的,是心怀慈悲的。对家人拒绝再养的小狗,尚且不惜让丈夫开车300里地送到可靠的朋友家,却不想转瞬间,已将两个小生命扼杀在了萌芽!

  两条人命啊!我竟然杀害了自己的亲骨肉!而且,祂们一直跟在我身旁,从未离开!我看着自己的双手,瞬间泪如泉涌。惊惧、自责、悔恨、茫然……一时间,五内俱焚。

  刽子手啊!是我,这个祂们心心念念信任依赖唤作妈妈的人,夺走了本该属于祂们的一切!也是我,在给予祂们痛苦和眼泪后,还心安理得、置若罔闻!还是我,让祂们拖着残破的灵体,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弟妹被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同样是孩子,这样的场景对祂们来说不止残忍,简直无异于以刀剜心!为母者,于心何忍?

  “作不善,降之百殃”,而诸不善中以杀害骨肉最为折福。造下如此罪业,又怎会不承受之后的种种果报?盘旋于心头的不安感觉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解答,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罪深业重,如何能安?

  下班了。我木然地走在路上,脸上满是泪水,擦了又流。脑子里疯狂地转着一个念头:一定得做点什么,我要赎罪!


  


  迅速掏出手机,我拨通了一个学佛的朋友的电话。

  “救救我吧!我犯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管路人的眼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听完我颠三倒四的叙述,电话那头的她也哭了:“我知道你的感受,这样的错我也犯过,也不止一个……”

  “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不知道的时候不觉得,知道自己犯了罪,祂们就在我身边,我该怎么面对祂们,又怎么面对在世的孩子啊?”我大哭不止。

  她柔声细语地安慰着我:“亲子班的老师你还记得吗?她是和我一起共修的佛友。她那里有超度婴灵的经书,我回头给你拿来。你多念念经,还要多忏悔,把祂们超度到一个好的地方去就好了。”

  “那我怎么能知道祂们被超度走了没有呢?”我疑惑地问。

  “真走了,你会有感觉啊!一下子就轻松了。”

  短短几句话,却让我犹如拽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情绪稍稍平复了些。可一想到两个婴灵宝贝就在身边,心口又好像压了块巨石,沉重得透不过气来。

  两天后,见到了朋友口中提到的那本佛经——《佛说长寿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我如获至宝,千恩万谢地捧了回来。

  朋友还告诉我,除了忏悔,一定要多和婴灵说说话,让祂们知道妈妈还爱祂们。联想到网上介绍的一些内容,我决心要像对正常孩子一样地对待婴灵宝贝们,用诚意赎罪。


  


  早上一起床,我便背着孩子们悄悄地在窗台上放上几粒糖,口中轻轻召唤着:“宝贝们,吃糖了!”临走前,把玩具也放在窗台上,然后快速地拉上窗帘,不让孩子们看到。

  上班的路上,我不住地忏悔:“宝贝们,是妈妈做错了,对不起你们……”说着说着,鼻子一酸,又要流泪,就这样一路忏悔,一到单位便偷偷拿出那本经书,念啊、念啊……

  晚上回到家做好饭后,我特意多盛出一碗,布上菜,摆在无人的那边。丈夫很奇怪:“这碗要给谁啊?”我不敢抬头,只含糊道:“不给谁,晾着。”然后又快步走到厨房,倒一杯奶回来,放在边上,心里默默念着:“大宝,这是你的饭。四宝,这是你的奶。”等丈夫和儿女一离开,我便赶紧舀起一勺饭喂向空气:“来,宝贝,妈妈喂。”

  没过两天,这秘密便有点包不住了。孩子们已经发现了窗台上莫名多出来的糖果,还以为是妈妈故意藏的,一副“我找到啦”的表情,边得意地看向我,边坏笑着将糖丢进嘴里。我大吼一声:“吐出来!”孩子吓了一跳,我继续气急败坏地指责道:“谁让你们吃的?这哪儿是你们能吃的!”

  “那这是给谁的?”“给……”我猛然闭了嘴,该怎么说?又能怎么说?说这是给你们的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的?说其实祂们才是最乖的,比你们都要乖?说因为失去了所以就是特别的,而你们不是?还是说你们得到的太多,该和祂们换一换了?


  


  我颓然地垂下了头。阴阳两端,都是我的宝贝,曾经的和现在的,我又该如何与他们相处?对孩子们太好了,怕婴灵宝贝生气;想对婴灵宝贝好些,却不知怎么做才能令祂们真正释怀,毕竟阴阳殊途啊!

  一颗心就这样被焦虑撕扯、被悔恨啃噬,无时无刻不在念叨着:“宝贝你们还在吗?还是走了?你们愿意原谅妈妈吗?”为了弥补对婴灵宝贝的亏欠,这边厢对着空气轻言细语,那边厢却又对孩子们厉声戾气,不复温和。一时间,孩子茫然无措,丈夫也觉得我神神秘秘,家中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和诡异起来。

  然而过不多久,我便悲哀地发现,那本《佛说长寿护诸童子陀罗尼经》居然是伪经!这个噩耗让我一下子欲哭无泪。唯一的希望破灭了!咬咬牙,我又念起了《地藏经》。好长的经文!一遍念完,口干舌燥不说,心里疑惑地直打鼓:“这样真的能有用吗?”

  一段时间做下来,没有任何感应,我却被折磨得濒临崩溃了。整日无心工作,压力重重,感觉自己就像无头苍蝇般,毫无头绪地到处乱撞,可一切还是混乱得理不顺,解不开。



www.tk1234.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