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婆婆逼我生孩子,小三诬陷我在外面偷人…
ty_柒月637
级别: 高手

楼主  ty_柒月637 发表于: 2018-08-11 14:1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婆婆逼我生孩子,小三诬陷我在外面偷人…

  第一章
  一场秋雨一场寒。
  刚刚又下过了一场淅沥沥的小雨,凉意从脚底漫上来。安静澜紧了紧外套,双手环住自己,顺着江堤往回走。
  江边的风,舞动着她的发丝,忍不住地,她又湿了眼眶。
  这世上的陌生人真的伤不了你,能伤你的,都是你在乎的人,因为,对他们,你倾注了你的心血,倾注了你的感情。
  三年了,时间够长了吧?她该往前看的,不是吗?以为做了那样一个决定以后,不会痛苦太久。以为将自己的心尘封起来就不会再痛。原来,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的想法而已。
  新闻头条上,他的脸依然那般帅气,三年的时光,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若非要说他与之前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他的气场更强大,他的神情,更冷了。
  因为她的那个决定,这三年来,妈妈的各种谩骂、羞辱,越发的变本加厉。
  累,真的好累!工作累,生活累,家,让她更累。她安静澜似乎是一个走到哪里都不受欢迎的女人。
  忍不住的,她勾起了苦笑的唇角。
  天空,又再变得暗沉,似乎,又要下雨。
  低叹了一口气,安静澜加快了步子,她的代步车,就停在不远处。
  砰——
  突然,一个男人在她的身前倒下。她拧紧眉头,低头看着倒在她面前的人。她撞到他了吗?没有啊!那他为什么倒下?碰瓷?
  该不会是碰瓷才对啊!这样考究的衣料,很贵的!
  她蹲下身子,试探性地推了推地上的人:“您,还好吗?”
  没有回答,只有粗重的呼吸声传来。
  “先生,您怎么了?要紧吗?”她皱着眉头问询着。或许,这人是恰巧身体不舒服,撑不住了,所以倒下了吧?
  “先生,先生!”她稍提高了声音,又再推了推地上的人。
  传来越来越重的呼吸声,听上去,似乎病得很严重,好像是什么着急的病症。
  她急急地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急救。
  一只有力的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她手腕一阵吃痛,手机掉到了地上,她皱眉看向那只手的主人,他脸色不太好,呼吸仍然急促,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地滴落。
  “先生,您看上去病得很严重的样子,我送您去医院!”她不由分说地将他从地上架起来。
  男人的身子便倚在她的身上,看上去十分难受的样子。
  “先生,您再坚持一下,我的车子就在那里,很快便可以送您去医院!”安静澜一边费力地架着男人往车子方向而去,一边道。
  这个男人真的好重啊,安静澜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个男人架到了车子前。
  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打开车门,将男人塞入后座。
  她正欲起身关上车门,手腕又再被一只大手握住,身子一个不稳,倒在了男人的身上,她冰冷的唇,擦过男人的脸。男人的呼吸比起刚才来,更粗重了。
  她一阵心慌地看向男人,入眼的竟是一双充满欲的黑眸。
  她吓了一大跳,试图用力地推开男人,却发现,已经无能为力,这个男人似乎就在这一刻猛然间化作了洪水猛兽,任她如何拼命地拳打脚踢,也无济于事。
  男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
  “救命——”安静澜疯狂地呼救,下一瞬,她的声音便被灼热的唇堵住。
  江风习习透着凉意,凉意袭上安静澜的心头。
  这一天,她失去了她的第一次。这一天,她最爱的那个男人订婚的消息登上了新闻头条!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车子的后座响起。
  安静澜一双眸子里写满愤怒,通红地瞪着这个将她吃干抹净的男人。咬牙切齿:“人渣,你去死!”
  她用力地伸双腿踹向男人,男人的身体从车门处滑出来,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安静澜没有看男人一眼,快速下车颤抖着手打开驾驶室的门,疯狂地驾车离去。
  幸好,现在是秋天,里面的衣服撕烂了,她还有外套可穿。这一刻,她一定很落迫很狼狈吧?她都不敢抬头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冷水都要塞牙,这都什么跟什么?无端端地跑出一个男人来,不是生着病吗?不是病得快要死了吗?怎么突然就生龙活虎力大无穷了?
  她真是疯了,才会随便去顾忌路人的死活。
  呵呵呵,她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一个陌生人强行夺去了。
  虽然只是一层膜,心里却还是难受,想到新闻头条上他的脸,心里便更难受了。
  开着车子,泪水便忍不住地往下滚落。
  第二章
  安静澜把车子停靠在一个冷清的服装店前。再难过也得把自己收拾一下再回去,否则,不知道妈妈的言语又该是怎样的尖锐?
  这三年来,家里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每日,她都得忍受妈妈无休止的谩骂。
  安静澜疲惫地回到了家里,才打开门准备换鞋。
  谩骂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安静澜,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啊?一整个下午你死哪去了?我以为你和你那死鬼爸爸一样被车撞死了呢。”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你眼里有我这个妈吗?让你赶紧嫁掉,赶紧结婚,你听不进去。倒是学会出去鬼混了,怎么,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妈……”
  “别叫我,我不是你妈,我可生不出你这样的女儿来!”愤怒的声音。
  安静澜闭了嘴,低叹了一声,回了房间,疲惫地躺在床上。
  厨房里,仍然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没用的东西,别人家的女儿,念了大学以后,要么有好工作,要么嫁个好男人,让家里人过着富裕的生活。你倒好,工作没个像样的工作,一个月那么点钱,老娘买个菜都得掂量,你弟弟连电动车都得选最便宜的。就这个房子,也不宽敞,还只能是租的。二十四了,还不嫁人,这是打算让老娘养你一辈子吗?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安静澜真的听不下去,拿枕头将自己的头蒙起来。
  颖子一直建议她租一个单间搬出来住,可是她犹豫。一则因为那并不高昂的薪水,二则因为妈妈与弟弟是她在世上仅有的亲人。然而,妈妈的辱骂是越发的变本加厉,有时候会无比尖锐。
  还记得上个月,饭桌上,妈妈说:安静澜,你给我个准话,到底什么时候嫁人?你现在已经二十四了,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资本吗?我告诉你,是猪是狗,赶紧给我把人领回来,只要给得起彩礼就行。你以为,再这样熬下去,你还有要彩礼的资本吗?
  呵呵,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钱。
  她也在妈妈心情好的时候,试探过,问妈妈想要多少彩礼,她想着自己攒一些,再跟颖子借一点,然后来个假结婚,再顺理成章地搬出去住。
  可是,妈妈开口的至少一百万让她望而却步。
  不由地,她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张支票。五百万,她尽数捐给了福利院。她,只是不想自己的爱情被支票侮辱,而妈妈,却从此将她当作了仇人。对她无尽的羞辱和谩骂。
  她,错了吗?
  韩氏大厦总裁室。
  林政抱着一堆文件进来让韩泽昊签署。
  林政一进来,眼睛便不由地看向韩泽昊的脸。
  韩泽昊一张脸黑沉了下来,声音骤冷:“看够了么?”那个女人还真是心狠,就那样把他从车后座踹下来了,一个不慎便在脸上留下了两道擦伤,他如果解释说是猫抓的,人会怎么想呢?想到这里,他的脸更黑了。
  “咳咳,那个,韩总,我向您汇报一下下午的行程,一点,有一个战略部署会议需要您亲自出席。两点,约了霍总裁见面,四点……”
  “与霍总裁的见面推了!”韩泽昊道。
  林政点头:“嗯,好的。韩总,是因为你的脸么?”
  韩泽昊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林政,好想拿眼神削死他。
  “那个,韩总,我先出去做事!”林政溜得飞快。
  韩泽昊低头签署着文件,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陆峥的电话,事情有结果了。陆峥的效率,果然很快!
  韩泽昊的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意,不管是谁,最好,做好承受他盛怒的准备。
  他大步离开办公室,亲自驱车赶往陆宅。
  吱——
  紧急刹车,韩泽昊眉头皱起,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这女人,竟然不走斑马线,这是寻死的节奏吗?
  为着失去了她的第一次?
  女人的第一次,真的很重要吗?他不懂!
  女人,已经摇晃着脑袋走了,步子有点不稳。
  韩泽昊打开车门,大步朝女人走去,拉住她,声音微冷:“你怎么回事?”
  女人又再晃了晃头,眼皮沉重,她用力地睁眼,看清了面前人的脸。随后伸食指指着他,一副愤怒的神情:“人渣!”
  “喝醉了?”韩泽昊又再皱起眉头,吸了吸鼻子,并没有闻到酒味。
  女人的身子随即一软,他下意识地接住。
  “你醒醒!”韩泽昊晃动怀里托住的女人,怎么会那么烫?他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在发烧。
  他快速将女人抱进车子后座,驱车赶往医院。发烧了,该不会是他昨天用力过猛所致吧?
  车子里,十分安静,他看向车后座,女人一脸酡红,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宽敞的后座上,似乎睡着了。
  第三章
  “高烧,三十九度五,疲劳过度所致!”乔慕白一身白大褂,双手环胸,倚在病房门上,神情怪异地看着韩泽昊。又戏谑道,“这是我第二次见韩总裁亲自抱着女人来医院,怎么,终于走出来了?”
  “咳咳……”韩泽昊因着疲劳过度四个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白一眼乔慕白,问道:“什么时候能醒?”
  乔慕白仍然一脸笑容:“盐水吊着呢,烧很快就退,她睡够了自然就醒了。”说完,他再扫一眼床上的女人,笑着离去。
  韩泽昊望着床头的那个包。包,是这个女人的,看上去比较廉价。看样子,她并不富裕,不富裕的人,都是缺钱的。想到此,他快速地取了一张支票,填上五百万的金额。
  昨天的事情,他并不是不抱歉,只是,在那样神智不清的情况下,他已经无法自持。于她来说,算是无妄之灾吧。说到底,她是因他受到了牵联。他并不愿意欠人的。五百万,足够她生活得很好了吧?
  女人的电话响了好几次,他接起电话,那头便是急切的女声:“祖宗,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怎么样?还好吧?我都听说了,我说,廖总监真不是个东西,抢人方案抢得那么心安理得。静澜,你真的没有必要往心里去,为这样的事情,为这样的人,真心不值当。我们大家都知道,那套设计方案,是你的心血,里面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倾注了你的心血。你啊,什么都不要想,现在好好地睡觉,好好地休息……”
  韩泽昊放下电话,看一眼床上安静的女人。原来这个女人叫静澜,被总监抢了方案吗?他帮她一把好了。
  他取了自己的手机,对着女人的脸拍了张照片,发给林政,随即拨了林政的电话:“这个女人叫静澜,大概是一个设计师,至于是设计服装还是设计户型,或者别的什么,你去查,她有个姓廖的总监上司,也查查!越快越好!”
  电话那端的林政:“……”
  林政效率极高,很快便抱着一堆资料匆匆赶往医院。
  乔慕白的办公室里,韩泽昊安静地翻看着林政送过来的资料。
  安静澜,现年二十四岁,三年前毕业于锦迈大学景观工程专业,现供职于霍氏旗下房地产分公司‘君御华府’项目设计部。
  她的家里除了她以外还有40岁的妈妈和13岁的弟弟。她爸爸几年前死于车祸。
  她妈妈是家庭主妇,她弟弟就读于锦城贵族学校初中部。家里所有的费用支出全部由她安静澜一人承担。
  她的生活十分简单,工作上,除了‘君御华府’项目的景观设计以外,不涉及其他。生活上,除了与一个叫苏颖的女人走得近以外,几乎没有别的朋友。
  他们是三年前从瑞城搬来锦城的。现在的房子,是租的。
  她的顶头上司叫廖禾,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惯于抢下属出彩的方案及创意……
  安静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过病房里灯火通明。
  床头,她的包旁边,一张醒目的支票映入眼帘,支票旁,一张小纸条,字迹苍劲而有力:支票是给你的,昨天的事情,对不起!
  “呵呵呵……”安静澜笑了起来!支票,又是支票!
  三年前,有人给她支票,三年后,又有人给她支票。哈哈哈,三年前是五百万,三年后,又是五百万。
  有钱就是好啊,可以用支票来解决各种事情。
  脚步声响起,安静澜抬起头来,看到韩泽昊,她唇角扬起嘲讽的笑容:“不是给了支票了,还来干嘛?”
  “我们谈谈!”韩泽昊拉椅子坐下。
  “还有什么好谈的?”安静澜对这个男人真的不会有好感。她会想起三年前给她支票的那两个女人。嘴上对她说着对不起,心里,是对她极度不屑的吧?还有在她接过支票以后鄙夷的眼神,在她转身离去之时得逞的笑容。种种,都让她心里不太舒服。
  “如果你想要换一份工作,我可以帮你解决!”韩泽昊道。
  “五百万啊,有了这五百万,我不是可以一辈子不必工作了吗?”安静澜心头堵得慌,自然就不会有好脸色。
  “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韩泽昊解释。能解释的,只有这么多了,他总不能解释说自己被人下了药,他韩泽昊丢不起这个人。
  “除了钱,如果你有别的需要,我们也可以谈!”韩泽昊补充道。
  “如果我说,我需要你对我负责,也可以么?”安静澜嘲讽的表情。
  韩泽昊怔住几秒,似乎是认真想了想,点头道:“我可以给你婚姻!”
  “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走吧!”安静澜鄙夷地看一眼韩泽昊。
  “我是认真的。你好好想想除了钱你还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都可以给你!明天中午,我再找你!”韩泽昊说完,离开病房。.....持续更新中
  。。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