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向日葵偶尔也脖子痛吧
级别: 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07 16:31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向日葵偶尔也脖子痛吧

杜微微居然买机票回家了。

直到吃饭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已经一天没看见杜微微了。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大家选的课都不一样,不在一起上,没看见正常的。何况之前就有过类似的情况。等到晚上十点多了,杜微微就回来了,说是去西三旗旧货市场转了一天。但是这次不一样,一直到等到熄灯了,大家还没看到杜微微。所有人都躺在床上的时候,老大突然说,微微怎么还没回来?这时候所有人的心里都开始打小鼓,都开始不安。严燕掏出手机开始打短信,噼里啪啦响得像发电报似的。下铺的胡秋秋也掏出手机,过了一会儿,她闷声闷气的说,严燕你别发了,微微关机了。所有人又一下子安静起来。

老大开始责备杜微微。她是宿舍的老大姐,也是宿舍长,平日里就很有一副大姐的样子。她说,微微怎么这样子,出去也不说一声,去哪里,几点回来,什么的都不说!她不知道我们担心她啊!胡秋秋也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以前她哪敢这样!严燕沉默了半天,突然说,微微会不会到她的同学那里去了?话一出口,马上遭到了另外两人的反驳。她哪里还有同学啊?她不是说全校只有十个考到北京来吗!她不是说剩下九个她都不认识吗!所有人突然恍然大悟,对哦,项振国也在北京哦。

项振国是杜微微德师兄,同一所高中毕业。杜微微和她们说过项振国。大家也明白微微似乎是喜欢这位师兄。但是一个女孩子跑到师兄那里晚上都不回宿舍,听起来还是很可怕的。三个人马上否定了这个假设,但是有假设总比没假设要好,于是胡秋秋说,要不我问问项振国?我有他的手机号码。老大说,这么晚了,你打电话问?胡秋秋说,不打电话难道发短信阿?要是他明天早上才看到呢?那我们也干等一个晚上啊?

电话接通了。其实这个电话还不如不打呢。项振国那边人声鼎沸,正热闹着呢。他告诉胡秋秋,杜微微回家了。说得很平常,就好像高中生放学回家一样。胡秋秋在这边眼睛都瞪直了,回家?!她一大声把剩下两人也吓到了。回家?杜微微回家了?从北京到福建最快火车要二十个小时,往返起码两天,杜微微抽什么疯啊回家了?难道她坐飞机?

没错,我帮她买的机票。项振国在电话那头静静的说。

这三个人失眠了。最近可没什么假期,相反的,学校课程越来越紧。杜微微怎么会回家呢?她们想了很久,想得累了,最后都昏昏然睡去。终于睡着了埃

杜微微回家之前没通知父母,她到家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呼吸着南方的空气,她觉得格外舒服。阳光充足,晒得人暖洋洋的。她惬意地一笑,叫了一辆三轮车,坐了上去。杜微微只背了一只书包,根本不像从北京回来的样子。事实上她也只不过是回家,并不是回来休假。当胡秋秋们躺在床上猜测杜微微的去向时,杜微微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和妈妈聊天。

爸爸妈妈对于杜微微的回来十分惊讶。不仅仅是因为她没有事先通知他们,更因为她回来的理由。杜微微说,别的孩子天天回家,家远的也一周回一次,我回来又怎么了?你们不想看见我啊?爸爸没说话,他知道,最近没有假期,机票怕是买不到打折的,杜微微十个勤俭的孩子,怎么舍得花一千多块钱买飞机票回一趟家呢?这来回就是将近三千块钱埃不过她没说,他把这些信息不露声色的透露给妻子。女儿总是和妈妈亲,说不定母女俩在一块聊上一会儿,就什么都明白了。

杜微微从小就是冲动的孩子,什么事情都是想到就做。这次回家也一样。那天她去动物园,看到母金丝猴抱着小金丝猴,亲亲密密的样子,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起来了。而她明白自己掉眼泪的样子很难看,所以她尽量不和同学们一块儿看电影。那天从动物园里出来,她突然非常想回家。人的情感有时候只要一点催化剂,一条导火线,马上就能达到质变和爆炸。她想到开学三个月了,一百多天她斗一个人度过,虽然很快就放暑假了,但是别的同学随时都能回家,而她杜微微只能等到暑假。她来北京也不只一年乐,但是这种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感觉,却因为看到金丝猴而分外强烈。难怪人们说人是猴子变的,连情感都相通埃

猴子只是催化剂,真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猴子。

妈妈说,微微,你那点破事就不要瞒着妈妈了,妈妈什么不知道啊!

微微故意说,那你知道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回来?

妈妈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她仍然说,我要听你自己说,看看和我猜得一样不一样。

妈妈你无聊哎我要睡觉了!杜微微说完转过身去,把背脊留给妈妈。

杜微微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个子的腼腆女生了。她长高了长胖了,她长大了,连妈妈都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可是杜微微一直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子。以前有人这样说她,现在还是由人这样说。她的一个学姐第一次看到她时,就惊呼这个女孩子眼睛好亮!是亮,不是漂亮。杜微微的眼睛并不漂亮,小眼睛单眼皮,但是却很“亮”,黑白分明,透光度仿佛大于一,也就是有把光往里面吸的能力。这双眼睛让人觉得她和她的眼睛一样单纯。很多人把单纯理解为神经大条,这是不对的。杜微微就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单纯的女孩子。可是她的舍友们都把单纯和神经大条划上了等号。她们不知道杜微微其实想的很多,想的很细。

杜微微刚到学校报到的时候,宿舍里其他三个人都已经到了。她们挑完了床位,柜子,书架,杜微微没有选择了,但是她很高兴,因为给他她的正是她喜欢的——床在上铺,虽然爬来爬去但是没有别人打扰;柜子很高,是第一排的一个,但是她在床上正好能够到;书架没什么区别,只是底下的柜门不大好关,她用一根皮筋九解决了。

杜微微给别人的感觉,就像一株向日葵。

向日葵天天仰着笑脸看着太阳,多么乐观向上的一种植物!杜微微正是这样,她从不因为一些小事计较,有时候吃亏还乐呵呵的说吃亏是福。她不喜欢因与阴郁的人。正是由于她的性格,让老大、严燕和胡秋秋很快就喜欢上她了,她们四个女孩子在一起,总是能找到乐事,宿舍里笑声不断。杜微微手脚勤快,宿舍里谁让她递一下东西,或者下去取一下包裹什么的,她总是满口答应。曾经的一段日子让杜微微非常满足,她觉得幸福的生活就应该这个样子,好姐妹们一起上课下课,吃住一起,有什么心事了大家分享。在她大学一年级刚刚离家的时候,居然从未有过孤独感,她对在这个北方城市的适应能力也非常强,短短一年说话也带上了京腔,做事也风风火火——话说她本来就是风风火火的女孩子,所以她觉得她来对地方了。这是个特意为她的到来而存在的城市。

到了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情况就有变化了。杜微微有时候会站在图书馆门口,迎着夕阳发呆。她就真的像是一株向日葵一样,看着太阳,那么执著的看着,眼睛被刺痛了,闭上眼的时候一片红光。人有的时候是会累的。天天仰着头看着太阳,向日葵偶尔也会脖子痛吧。

有的时候杜微微非常看不起自己。她觉得自己她虚假了。试问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哪个不虚假呢?人的感情不可能纯粹,人们总是变着法子地为自己着想。有一阵子杜微微和胡秋秋关系特别好,好到一个碗吃饭一个水杯喝水的地步。那时候胡秋秋的妈妈总是来学校给秋秋送东西,有时候是一些家常菜,有时候是一些水果,有时候是一件棉服。胡秋秋不在的时候,这些东西都由杜微微代领。慢慢的,杜微微和胡秋秋德妈妈也混熟了。杜微微记得有一次胡秋秋的妈妈打电话来宿舍,胡秋秋不在,她妈妈就和杜微微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那天胡妈妈的话杜微微都记得,永远记得。她说,微微啊,自己一个人在外地要懂得照顾自己,不要把我们当外人,你就把我当成是你的妈妈,懂了吗?杜微微永远记得。那时她非常敬爱这位淳朴的北方妇女,觉得虽然远离了自己妈妈,但是上天给她另一个可爱的妈妈。只是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太美好了。她毕竟不是她的女儿。这个道理当杜微微躺在自己的妈妈身边的时候,又一次深刻的明白了。只有自己的妈妈才会大度的容忍女儿的坏脾气和错误,或是所谓的错误。

以前的杜微微是个胆大的女孩,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与其说是她胆子大,还不如说是她没有顾忌.她从来不怕得罪什么人,她有她自己处事的原则,她认为对的,就会放手去做。因为这个脾气,她曾经顶撞过自己的老师。是不是每一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一个叛逆期?有时候杜微微看着那些一板一眼的所谓的好学生,都会发自己内心的替他们惋惜。但是这回总放开手脚做事的态度,在杜微微到了大学之后竟然莫名其妙的收敛了。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人才和竞争的时候。她只是一个普通小城市出来的普通女孩,没有显赫的家世和背景,上这所大学几乎是倾尽了她所有的应试能力。但是在同班同学里,动不动就是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毕业的,或是要考清华差两分没上的。她曾经有过一段日子,总是要别人做了她才敢做。现在她才明白,这样畏畏缩缩的自己是多么可笑。而那些所谓的才子才女们又是多么平凡。

杜微微每天都会发现一个新的道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太多感慨了。和那样三个女生在一起,总是有许许多多新的感慨。严燕经常和她的男朋友吵架,吵了架自己一个人躲到床上偷偷地哭,电话也不接,饭也不吃,那么枯坐着累了然后去睡觉。第二天的课也不上了,坐着车到男朋友那儿就昨天的呜误会进行进一步的交涉。杜微微知道严燕也在很努力的掩饰自己的情绪,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微笑,装出一副很快乐很无所谓的样子。这又何必呢?明明心里不好受还要装着开心,这样是不是叫做虚假?严燕给杜微微树立了一个糟糕的榜样。四个人柱在一起,有时候连情绪都是一致的。严燕不知道,许多时候杜微微都活得很累,因为她要扮演一个乐天派的人,永远微笑面对她们。她没有男朋友啊,她学习成绩又不错,她身边不缺朋友,她凭什么难过?而事实是,严燕难过得时候杜微微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杜微微一直站在外面冷眼看着,看着他们吵架了和好又吵架了又和好乐,这样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这难道是所谓的爱情吗?每当严燕和她的男朋友吵架的时候,杜微微总会思考自己的感情。到底什么是爱情?这样吵来吵去却还要在一起,在别人看来是多么勉强又是多么可笑。人总是这样,越是爱越要彼此伤害,越是伤害越是分不开。杜微微有喜欢的人,可是不是项振国。她才不愿意把这个人和别人分享。别看杜微威像个藏不住事儿的孩子,一有什么新发现就大大咧咧的宣布,但是关于这个人,除了她,没有人知道。她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处于别人的审视之下,或是接受别人那些蹩脚的评论与猜测。

情绪一直,这是最头疼的事情了。

严燕难过时杜微微没少安慰她,严燕高兴了,杜微微也就松口气了。这样说来,杜微微还算是个仗义的朋友。也许严燕认为自己的感情不需要别人来掺和,但是在情绪不好的时候,总是希望有人安慰自己的。大家都觉得杜微微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她那么开朗有主见,而且没有男朋友,是不会为一个男人掉眼泪的。杜微微发现自己居然给别人留下这种印象。大概是缘于她的性格吧,而她得性格又和她的家庭有很大关系。

杜微微快要睡着了,突然间听到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微微长大了,爱做什么就去做吧,妈妈也管不着了,你也不想让妈妈知道。妈妈翻了个身,也把背冲着杜微微。杜微微一下子醒过来了。去年寒假在家的时候,她也和妈妈睡在一起,母女俩聊了半夜,说到家里的难处和过去的一些伤心事,杜微微闷在被自己里哭得撕心裂肺。妈妈也哭了,抱着杜微微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早上起来,母女俩还是嘻嘻哈哈的。爸爸是个严肃的人,因为他做什么都很认真。这种认真伴随他近五十年了,现在想难得糊涂一下都不行了。杜微微就在乐天妈妈和认真爸爸的眼光里长到了十八岁,然后出远门,带着这两种性格到北方上学。其实她知道,向日葵也会哭的,只是那些泪水都盛在葵花圆圆花盘上,被阳光晒干被风吹干了,人们误以为蒸发掉的是露水,其实那是向日葵的泪珠。

杜微微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盛着她的家。她不止一次的想过,家到底是什么呢,有房子的地方,还是有爸爸妈妈的地方?都不是。她无法给家一个定义,太难太难。只是每次看到回家这个词的时候,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慨海浪般侵蚀着她故作坚强的心。胡秋秋的妈妈天天给女儿打电话,秋秋是她的宝贝女儿,身体又不好,看上去个子挺高挺结实的一个北方姑娘,动不动就发烧胃痛感冒。有时候杜微微会这样想,还好我是我爸妈的女儿,虽然我不金贵,但是我不给他们添麻烦。从小到大,杜微微没有在念书上麻烦过爸爸妈妈,除了小时候拔牙进过医院,也没让爸妈担心过她的身体。其实她在北京病过两三回,有一次谁都不知道,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发了个短信给项振国。那是快要熄灯了,项振国打电话过来,杜微微迷迷糊糊地用家乡话和他说,我要睡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项振国说,你怎么不吃药?杜微微说,我的药都让她们吃了。

杜微微一直把项振国当作自己的目标,那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师兄,尽管杜微微听过不少关于他的负面新闻,但是她仍然对项振国佩服得不得了。她觉得,发烧不要紧,于是就真的不要紧了。

第二次生病,宿舍里只有杜微微和老大在。老大照顾了她一晚。吃了退烧药,那凉毛巾降温。第二天好了。在此之前,胡秋秋大病一场,高烧不退,半夜里杜微微和严燕七手八脚的把胡秋秋弄到三零四医院去了。进急症室,验血,然后打点滴。有了那次经验之后,大家都很怕身边有人生玻杜微微发烧,老大紧张的问她,要不要去医院打点滴?杜微微说,没钱。那次胡秋秋一天就花掉一百五十多块钱医药费,前后一共花掉无百多块钱。杜微微舍不得。

向日葵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花,有风有雨有阳光,它就活了。活得那么绚烂,刺眼。

杜微微从来不和爸爸妈妈说她生病了。因为这种小事让千里之外的双亲担心,实在是不孝女。她总是说,我很好啊,我今天又吃了什么什么好吃的,完成哪个老师布置的什么什么任务。她总是说这些,于是爸爸妈妈也就相信他们的女儿,在那边一切都好。

其实好于不好,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一转眼就大二了,杜微微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早点计划考研还是按部就班的去找工作。她原先是抱着远大的理想来这里的,可是和她最亲近的老大总是说,这个专业没有前途埃杜微微很想认认真真地爱自己所学,你只有爱它,才可能坚持下去。可是这是一门新的专业,学校也只不过有三年的教学经验。他们仍然充当着实验者的角色。老大曾经说,我们都是小老鼠,等学校在我们身上练好了,才敢说自己有经验。这是事实,杜微微不否认,但是她也曾很绝望。当自己的投入在别人看来是无所谓的付出的时候,她就觉得很无助。为什么没人和她一样对他们的未来抱有希望呢?

小时候杜微微遇到什么难事,僵持住的时候,总是会这样暗示自己:我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吧?肯定会好的,肯定没问题的。于是她磕磕绊绊的长大了,还真如她所言,那些不顺利的事情最后都化解了。她想,这大概是因为爸爸妈妈在保佑着她。

杜微微轻轻的说,妈妈,你睡了没有?妈妈没有反应。杜微微翻过身来趴在妈妈身上,说,妈妈。其实我就是想回来了,没别的原因。你信不信?

妈妈闭着眼,说,睡觉吧。妈妈明天还要上班。

杜微微在妈妈的身边躺好,渐渐的也睡着了。

杜微微在家里停留了两天,亲戚们听说微微回来了,都纷纷来家里小聚。大姑说,微微你怎么今天回来了啊?学校放假了吗?杜微微说,没放假,我是请假回来的。我想你们了呀所以回来看一看!大姑笑眯眯的说,微微就比我们小可懂事!小可是大姑的孩子,今年刚上大一,回家没几天就想着去学校。杜微微想起大一时的自己,和小可一个样阿,一点也不恋家。

两天之后,杜微微回学校了。这两天她都关着手机,没有电话和短信打扰的日子实在太清静了。就像高中时的日子,每天安安静静的上课,放学,吃饭,写作业,睡觉。杜微微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很懦弱,觉得不对了委屈了绝然能千里迢迢跑回家来。自己也很窝囊,现实一有困难就用过往来安慰自己。其实很多成年人都把过去的青春岁月当做安慰,那些青春于成熟世故背道而驰,越变越年轻,越变越美丽,最后成为了疗伤的良药。杜微微站在青春的尾巴上,突然异常明显的感觉到青春的宝贵。青春都是一次性的,这一次之后,就再也不会来了。

爸爸送杜微微到车站,看着她上了机场班车。他始终不知道女儿哪来的钱买机票,但是他也没有追问。也许这成了他难得糊涂的一件事情了。

杜微微回到学校,正赶上下午的社会学课。谢了顶的老师,稀稀拉拉的几十个同学,间歇性嗡嗡作响的麦克风,她微微一笑,走到第一排挑了一个位子坐下来。她又要做回那株向日葵了。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