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以貌取人
梁由之
级别: 高手

楼主  梁由之 发表于: 2018-10-08 17:47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以貌取人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八俊”之一的刘表临危受命,出刺荆州。他苦心经营,励精图治,终于使辖区局势相对安稳下来,成为“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的一方重镇。海内士人投效依傍他的,多如过江之鲫,其中包括后来在“建安七子”中名列前茅的王粲。
  
  王粲的《七哀诗》和《登楼赋》历来被认为是建安文学的最高结晶之一。《登楼赋》写于湖北当阳,向与祢衡的《鹦鹉赋》和曹植的《洛神赋》齐名。狂士祢衡25岁时被刘表部将黄祖杀害,鹦鹉洲在明末沉入长江之中。均不待见祢衡而各知对方心事的曹操和刘表听到黄祖施暴的消息后,都会自鸣得意,而从心底鄙视武夫的见识和手段。
  
  今年四月,携三五友好出游鄂豫陕川四省,考察重点是三国古迹,借以取得一种无从替代的现场感。其间曾在当阳勾留休整两天,吃喝玩乐纵酒放歌,印象愉悦美妙。当阳是著名的三国古战场,长坂坡、麦城、关陵、玉泉山和玉泉寺、夫人井、张飞横矛处等皆在此地,我们都曾走马观花,冒雨驱车游览一过。可惜当时忘记问文局和其他东道朋友:王粲登高作赋处是否还在?
  
  刘表本人“外貌儒雅”,“长八尺余,姿貌甚伟”,是名副其实不折不扣的漂亮朋友。王粲呢,虽然早年即博得大名士、左中郎将蔡邕的特别青睐,却因“貌寝而体弱通傥”(其貌不扬、身体羸弱而又不修边幅),不为刘表所重。两人薰莸不同器。王粲在荆州呆了16年之久,终刘表之世,一直郁郁不得志,说来都是形象不佳惹的祸。他言行比较谨慎,不像祢衡那样任性使气口无遮拦狂放不羁,倒也不至招惹若何不虞之灾。
  
  子曰:“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道理谁都懂,可说归说,实际情形是以貌取人相当普遍,中外历史比比皆是,不胜枚举。未必一定要求男人风神俊朗女人仪态万方,但起码要看得顺眼,或不过分。这种“集体无意识”自有其社会学和心理学方面的深层原因,并不那么简单。同在汉末三国时期,刘备轻忽庞统,曹操怠慢张松,都是广为人知的故事,大家彼此彼此,岂独刘表而然。庞统本身素质过硬,智计超人,又有鲁肃、诸葛亮这等高阶好友推荐、援引,获得重用只是个时间问题,刘备果然很快知错就改。曹操则没有这么幸运,机会稍纵即逝,张松挟嫌报复,给他制造了天大的麻烦,混一天下的宏图终成泡影。庞统、张松的故事属于《三国谋士群》的话题,这里点到为止。
  
  投归曹操后,王粲被“辟为丞相掾,赐爵关内侯”,“后迁军谋祭酒”,“魏国既建,拜侍中。博物多识,问无不对。时旧仪废弛,兴建制度,粲恒典之。”终于跻身大员,稍展骥足。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春,随从曹操征讨孙吴的王粲突然罹患瘟疫,死于军中,时年41岁。
  
  王粲有个特别的爱好:喜欢听驴叫。他的好友、曹操的冢子兼建安文坛领袖曹丕亲临其丧,寄托哀思。曹丕别出心裁,向参加葬礼的的官员们提议说:“仲宣 (王粲的字)平日爱听驴叫,让我们各学一次驴叫,最后送他一程吧。”随即以身作则,驴鸣一声。领导带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群起仿效。王粲墓前顿时驴声大作,此起彼伏,山鸣谷应。由此可见曹丕的文人本色和通脱作风。王粲若泉下有知,不知会不会写一篇《驴鸣赋》?他该如何着笔呢?
  
  王粲有两个儿子,也算是高干子弟了,都还很年轻。父亲死后不久,他们不慎卷入魏讽谋反事件,一并被杀。王粲绝了后嗣。当时曹操远在汉中,与刘备相持。听说这个消息后,叹息说:“要是我在,怎么也不会让仲宣无后啊。”
  
  其貌不扬的名士遭际如此。那么,另一种形式的以貌取人,美女命运又当如何呢?
  
  建安九年(204年) ,曹操攻破邺城,杀审配,平冀州。袁绍次子袁熙之妻甄氏“惠而有色”,“姿貌绝伦”,作为战利品,为曹丕所抢占,纳为正妻,一时宠爱有加。当时曹丕18岁,甄氏23岁。两年后,生子曹叡,就是后来的魏明帝(曹叡生年,《三国志》记载自相矛盾,酿成一桩疑案,众说纷纭。甚至有论者断言陈寿故意草蛇灰线微言大义:曹叡并非曹氏后裔,而是袁家遗腹子。梁某认为陆侃如《中古文学系年》的相关推定近乎情理,本文采纳陆说)。但甄氏一直闷闷不乐,“宠愈隆而弥自挹损”。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正月,曹操去世,享年66岁。几个月后,曹丕称帝,改元黄初。这厮得志便猖狂,开始为所欲为,纵情声色。韩非子曰:色衰爱弛。又过了几个月,忍心薄幸的曹丕在新欢的挑唆引诱下干脆迫令皇后甄氏自杀。当年曹丕34岁,甄氏39岁。由大家闺秀到名门少妇到归为臣虏到转而成为仇人当家媳妇到母仪天下到含恨自尽,甄氏的命运跌宕起伏,反差极大,富有戏剧性,绝对与众不同。5年后,曹丕病死。
  
  黄初四年(223年),曹植进京陛见。归途中经过洛水,触景生情,伤感悲愤,写下千古名篇《洛神赋》。后人附会出一段嫂弟恋,又称此作为《感甄赋》,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如谓以子建之慧质灵心,同情、爱慕、哀悼风华绝代而身世凄凉的嫂子,物伤其类,兔死狐悲,“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倒也不失为情理之中的事。义山诗:宓妃愁坐芝田馆,用尽陈王八斗才。
  
  白云苍狗,世事难料。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