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雪窦重显塔铭笔记
春风秋水
级别: 高手

楼主  春风秋水 发表于: 2018-10-11 10:48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雪窦重显塔铭笔记

  雪窦重显塔铭笔记
  ◇春风秋水


  雪窦重显(980—1052)是北宋中期云门宗著名禅师,在当时丛林中享有盛誉,其于云门宗发展意义甚大,被称为“云门中兴”《石门文字禅》卷二十一《重修僧堂记》、《禅林僧宝传》卷十一以及(《佛祖历代通载》);与临济宗琅琊慧觉一时唱道,“四方皆谓二甘露门”(宋·惟白《建中靖国续灯录》卷四);而且极具文学修养,被誉为“雪窦翰林”(普照等编《佛果圆悟禅师碧岩录》卷四)。其接人弘法之语及文学创作,被其门人收集整理为《明觉禅师语录》六卷。北宋史学家吕夏卿所撰《明州雪窦山资圣寺第六祖明觉大师塔铭》收录于《明觉禅师语录》卷六。

  明州[1]雪竇山[2]資聖寺[3]第六祖明覺大師[4]塔銘[5]
  尚書度支員外郎[6]直祕閣[7]兼充史館檢討[8]賜緋魚袋[9]呂夏卿[10]撰

  夫真空不空,是有無證;寂滅不滅,是往來相。佛以權實[11]一法,開頓漸[12]之徑,使隨器而趨之,有不離道場[13]得大智慧,有難行苦行[14]為人天業。日月為明矣,而盲者不見睫毛;舟枻[15]可濟[16]矣,而溺者[17]淪[18]於波浪。人之未有惡明而忘濟者,其心一也,其途異矣。昆蚑[19]之性,群行食啄,倦則息,觸則避,求所以安樂,不待教而能也。人之于貴賤貧富、壽夭[20]得喪,不知自然之分,愛惡悲欣,廉貪[21]靜躁[22],糾纏桎梏[23],無所解脫[24]。晝勞形骸,夜動夢寢,至於老死,且不知息。彼昆蚑知所以安樂,人顧[25]不能也。佛之教人,推性命[26]之際,以極天地之外,乃至觀身如掌中物。傳付法寶[27],不寓文字,是謂禪那[28]。山嶽之大,有時而泐[29];金石之剛,有時而刓[30]。形器之用也,我則異。於是無去無住,無取無離。不見於內,不見於外,不見中間。自利,義也;利他,仁也。是謂涅槃妙心[31],諸佛法印[32],無上微妙,祕[33]密圓明,真實正法眼藏[34]。佛[35]以授摩訶迦葉[36],傳僧伽梨衣[37],以待補處[38]出世,為成道之符。自是衣法相傳,二十有七世。香至王子[39],初入中國,諡曰圓覺[40]。圓覺傳大祖[41],大祖傳鑒智[42],鑒智傳大醫[43],大醫傳大滿[44],大滿傳大鑒[45],大鑒藏衣傳法而已。大慧[46]繼之,大寂[47]承之,其後皆以所居稱。若天皇[48]、龍潭[49]、德山[50]、雪峰[51]、雲門[52]、香林[53]、智門[54],其世次也。
  禪師[55]諱[56]重顯,字[57]隱之,大寂九世之孫,智門之法嗣[58]也。俗姓李氏,母文氏,以太平興國五年[59]四月八日,生大師于遂州[60]。始生瞑目[61]若寐[62],三日既浴,乃豁然而寤[63]。屏去葷血[64],不習戲弄。七歲有僧過其門,挽持袈裟[65],喜不自勝。聞梵唄[66]之聲,輒泣下。父母問其故,懇請出家,父母執不可。師不食者累日。咸平[67]中,終父母喪,詣益州[68]普安院仁銑[69]師,落髮[70]為弟子。大慈寺僧元瑩,講《定慧圓覺疏》[71]。師執卷質問大義,至心本是佛,由念起而漂沈[72]。伺夜[73]入室請益[74],往復數四,瑩不能屈。乃拱手稱謝曰:“子非滯教者。吾聞南方有得諸佛清淨法眼[75]者,子其從之。彼待子之求也久矣。”
  師於是東出襄陽,至石門聰禪師[76]之席。居三歲,機緣[77]不諧。聰諭之曰:“此事非思量分別所解。隨州[78]智門祚禪師,子之師也。”師乃徙錫[79]而詣之[80]。一夕問祚曰:“古人不起一念[81],云何有過?[82]”祚招師前席,師攝衣[83]趨進。祚以拂子[84]擊之,師未曉其旨。祚曰:“解麼?”師擬答次,祚又擊之。師由是頓悟。
  尋往廬山林禪師[85]道場。問之曰:“法爾不爾,云何指南?[86]”林曰:“只為法爾不爾。”師遂拂衣而退,眾皆股栗[87]。有毀[88]于林者,林諭眾曰:“此如來廣大三昧[89]也。非汝等輩以取捨心可了別也。”師辭往池州[90]景德寺為首座[91]。為眾解肇法師[92]《般若論》[93]。知州[94]曾公會[95],以果子抵於地曰:“古人云,‘不離當處常湛然’[96],即今在何許?”師指景德長老[97]曰:“只此長老,亦不知落處。”曾公云:“上座[98]知也,不得無過。”師曰:“明眼人[99]難瞞。”師南遊杭州,住持[100]蘇州洞庭翠峰[101],嗣智門也。未幾,曾公出守明州,手疏請師[102],住持雪竇資聖。蘇人固留不可,師曰:“出家人止如孤鶴翹松,去若片雲過頂,何彼此之有?”雪竇,本智覺禪師[103]道場。智覺,亦雪峰五世孫。備[104]傳琛[105],琛傳益[106],益傳韶[107],而壽[108]繼之。智覺,其號也[109]。一法同源,而地有盈虛。師之至,猶家焉。決潢汗[110],變清泚[111],掖躄偃[112],爭迅馳。州邦遠近,輻輳[113]座下。駙馬都尉[114]和文李公[115],表錫[116]紫方袍[117]。侍中[118]賈公[119]又奏,加“明覺”之號。
  師住持三十一載,度僧七十八人。先是,門弟子建壽塔於寺之西南五百余步。一日命侍者灑掃塔亭。行至山椒[120],曆覽久之,曰:“自今過此,何日復至?”左右皆大驚。眾迎師還,師堅指塔所,眾皆號泣。隨至塔前,或曰:“師無頌辭世耶?”師曰:“吾平生患語之多矣。”翌日[121],出杖屨[122]衣盂,散遺其徒。有問疾者,留食殷勤,與之約曰:“七月七日,復來相見。”其夜盥浴整衣,側臥而滅,時皇祐四年[123]六月十日。俗壽七十三,僧臘[124]五十夏。以七月初六日入塔,如師之約。嗚呼!師得妙用善機,不取諸法,能知去來,達性命。故方是時升堂皇、遊牆藩者,悟性相體空,頓息萬緣,為大乘法器,曰義懷[125],在和凡百五十人,傳其法於天下。彼遮護意根,網絆初心,背覺合塵,逐念流徙,得少為多,妄立知見。雖三詣投子[126],九陟[127]洞山[128],師亦援手濡足,而無以救之。是猶孔子之有宰我[129],孟子之有盆成括[130],非其師之過也。自師出世,門人惟益、文軫、圓應、文政、遠塵、允誠、子環,相與裒[131]記提唱語句詩頌,為《洞庭語錄》、《雪竇開堂錄》、《瀑泉集》、《祖英集》、《頌古集》、《拈古集》、《雪竇後錄》,凡七集。師患語之多,而其徒愴然[132],猶以為編攟[133]有遺,蓋利他之謂也。余得其書而讀之,二十餘年,雖瞻仰高行,而祿利所縻,無由親近。使得稽首[134]避席[135],霑[136]彼法雨[137],覺悟塵勞[138]。庶幾可教者,今蔑[139]如之何?師辭世十有三年,碑表未立。餘杭僧惠思,撰《行業錄》。與其徒元圭、覺濟,大師悟朋繼踵[140],褒文請銘。以予跂慕[141]之心重之,以門人之請之勤,抑有待耶?愚公叩壤以移山,雖不量力,其誠則至矣。謹焚香再拜,繫之以銘曰:
  噫蠢愚,背本源。一念異,生二根[142]。勝與劣,駟馬[143]奔。
  嗜所得,自詐諼[144]。失大道,南北轅。艾[145]至老,愉朝昏。
  正遍覺,人天尊。迷者挽,溺者掀。朝暾[146]出,彗霾雲。
  渴得漿,寒得薪。悟教化,知非真。趣安隱,擺客塵[147]。
  王叔[148]生,廣佛事。破六宗[149],應彈指[150]。法來東,非會際。
  信衣[151]傳,只履[152]逝。頂五山,真法器。立積雪,殊其臂[153]。
  忍非忍,得法髓。債必償[154],有裔嗣。皖公潛[155],佛日翳。
  翩南遊,立如椔[156]。乞解脫[157],強哉慧。攘蜂蠆,神岳衛[158]。
  破頭峰[159],眾雲從。橫六氣,釃二宗[160]。教任意,任懶融。
  黃梅兒,陌上童[161]。闕七相[162],了諸空。聖服勞,杵臼傭[163]。
  和心偈,掊爭鋒[164]。夜南騖,懷是逢。帝稽首,晞[165]下風。
  舟復新,葉歸叢。有道得,無心通。世有承,四眾[166]依。
  燈相續,塤應篪[167]。師異稟,自孩提。斤<月吏>俊[168],蹈聖梯。
  慈固挋[169],不得施。起恭孝,終苴縗[170]。銑落髮,瑩質疑。
  漢之東,得我師。抉盲瞶[171],柞荒災。昔無有,今委蛇[172]。
  遇霑洽[173],發萌荑[174]。淫蛙[175]鳴,鐘未虡[176]。魚目藏,明珠吐。
  巋[177]二山,下簷聚。來萬里,足繭[178]踽[179]。訇[180]春雷,披蟄戶。
  辯縛解,決去住。沃醍醐[181],<奭斗>[182]甘露。百五十,胄[183]蕃廡[184]。
  窮車轍,誦句語。瞻骨目,軸繪素[185]。遠胡越[186],近杖屨。
  捐麁相[187],悉開悟[188]。山茀鬱[189],泉咿[190]幽。虎跡交,鼪猱[191]啾。
  塔門[192]閟[193],松柏樛[194]。天南垂,海彪彪。囊破褐[195],笈[196]單裯[197]。
  來環繞,五體投[198]。名彊[199]身,祿飽喉。狃[200]怨憎[201],甘鮑鱐[202]。
  睨[203]真乘[204],等贅疣[205]。慶我生,辯薰蕕[206]。鄿[207]誘掖[208],邈[209]無由。瑑[210]堅石,攄[211]我憂。

  治平二年[212]乙巳歲二月五日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