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读书写字,已三个月不怎么出门了。
飘蓬一梦
级别: 高手

楼主  飘蓬一梦 发表于: 2018-10-11 14:49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读书写字,已三个月不怎么出门了。

  一:
  偈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多年以后,我仍然记得罗大仙坐在滕椅上喃喃自语的这句话,他脸上时常挂着笑容,总是一副万事无愁般的表情。他说:那苦呀乐呀全是心的显现,天地间有那么多乐事,清风流云,鸟鸣落叶,尽是流转即过,何必苦忧呢?
  罗大仙不是什么得道高僧,他只是个假和尚,一个朝暮不倦坐在街头算卜的算命先生,或者可以说,他只是个江湖骗子。
  但他说这句话时,一瞬间,我仿佛见到一个在世的憨山德清。
  现在,我把这话转告给冯秋雅听时,是想安抚失恋的冯秋雅。
  冯秋雅与杨呆子相恋三年,三年时间两人恩爱如蜜,每天早晨我还在昏昏欲睡两眼惺忪的时候,杨呆子就早早起床,洗梳干净,骑着那辆摇晃作响的单车先接送冯秋雅去醉仙酒楼,然后再返回公司上班,那时冯秋雅举着雨伞坐在杨呆子的车后一脸的春风。傍晚,杨呆子先下班了,冯秋雅还在戏台上弹琴,他就找个角落坐下,静静的听着,满脸地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俩人每天晨中去尘中归,恩爱如蜜。
  一年前,公司把杨呆子调派去了义乌总部,两人相隔两地,每晚总是会通一次电话,先是甜蜜,后是多了怨气与不满,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吵闹。
  前二天,周建催促我过去苏州给他帮忙,周建的工厂专做礼服婚纱加工业务,杨呆子所在的公司是做服装贸易,我打电话给杨呆子聊了下关于服装行业的事情,聊了许久,杨呆沉默了一下,半吞半吐地说,最近老是跟冯秋雅吵架,心情糟糕得很。我说,有时间回来深圳玩玩,别忙着工作,异地相思,太劳累人了。他说,事情不是这样子的,我跟公司里的苏冬梅好上了,我无法同时爱上二个人,让秋雅忘了他吧。苏东梅是杨呆子公司老板的千金,我见过她,气质高雅,身材高挑。我先是一惊讶,问你怎么不当面跟秋雅说,杨呆子语讷,半响听见他说,他没有勇气说出来。电话就挂了,传出了嘟嘟的响声。
  我把杨呆子移情别恋的信息传告给她时,她没有想象的那样痛声大哭,只有窗外的天在哭个不停,阴沉沉的布满厚重的棉絮似的乌云,飘着粘粘连连的雨丝。她仍然不停地挥着画笔,对着一幅画像地横图纵抹,她临模的是一幅毕加索抽象画《哭泣的女人》,画着可谓是一位极其悲伤而面目全非的女人,人物的眼睛、嘴唇、鼻子似乎杂乱无章,支离颠倒。粗放的颜色和劲利的笔触,红的是那么耀眼,蓝的是那么深邃,足足绘了半个多小时。秋雅的画室租在一间一房厅的出租房,客厅作为画室,光线很阴暗。四面墙壁都钉着巨大的画板,画板上到处颜渍斑斑,连墙壁都染有大块大块的各色颜料。两侧墙壁各打了数根铁丝线,横跨整个大厅,吊满了一幅幅尺寸各异等待晾干的油画。
  秋雅昂首挺胸地立在画架前,提着画笔反复端详,灯光发出昏黄的光线照在她苍白的脸上,直到嘴角上扬露出一幅满意的表情,才脱下身上的围裙走过来。这一年来她辞去在醉仙酒楼弹唱戏曲的工作,正在闲居学绘油画。深圳处处都山寨着各种各样产品,手机、数码、汽车到历史文化景观无一不是。大芬油画村以临摹名画出名,多是机械绘底人工填色,一张张世界名画就如同流水线般完成。她坐到对面的布沙发上,接过我沏好的茶细细地品着,一言不发。牛毛般的雨丝,给这座城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一切都虚了,那楼那车那灯火夜色都虚成梦了,隔壁间的罗大仙拉起胡琴唱着粤曲,略带沙哑而有磁性的声音如雨点般撒在朦胧的夜色中,罗大仙常在街头上摆起他的卦摊,红布写着:专解行旅疑难,半闭半睁的眼睛下口里念念有词,“先生(女士)且留步,看你面色凝重无光,定有难事挂心头,不防坐下算上一卦。”经过的路人有的根本不瞧一眼,匆匆而过;有的脸带迷惑,或眉头一颇,驻足停留片刻,瞧上几眼,也走了;有的就猛然如倾盘大雨迎面泼来,心生恐慌,顿时被吸引住了。待客人坐下,罗大仙捏着摊出来的手观颜察色,时而紧时而轻松,拿捏自如,客人口袋的钱就不知不觉的钻进它的口袋了。罗大仙曾对我说过,这世间绝大多数人都相信命运,认为冥冥中有一种不可预知的力量在左右着自己,决定着自己的命运。而我们相术大师,就是为他指点迷津的那个人,让他趋利避害。他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他更不知道。所以你要相信,你说的每句话在他看来都是正确的。你一忽儿要让他目瞪口呆,一忽儿要让他心悦诚服,你要让他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要让他对你言听计从,到这时候,你想要他的钱,他就乖乖把钱掏给你。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