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读书杂谈
独庸生
级别: 高手

楼主  独庸生 发表于: 2018-10-12 07:22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读书杂谈

  
  
  <1>
  宋人黄庭坚曾说过: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语言无味。
  记不起是何时、从何处偶然看到这句话,印象深刻之余,还颇有感触。黄庭坚是苏门四学士之一,并称“苏黄”, 开江西诗派,长于诗词,自是好书之人。但我既不是深谙读书之道,更未尝到读书之乐;我对这句所以有感觉,全是想起家人对我读闲书的深恶痛绝的态度。在他们看来,我读书三日,不但面目可憎,更是语言无味。
  因为我当时看的是武侠和言情等闲书,既无大用,反有害外。平时不是满脑子的刀剑拳谱,神灵药,就是情情爱爱,风花雪月。张口是降龙十八掌,闭口是小李飞刀。用手不释卷,来形容那种狂热,用蓬头垢面,来概括当时的面貌,一定最合适不过。若将我买的闲书堆放在一起就可作床用,上面铺上席子,人就可以睡在上面。我猜想父母当时最想做的一件事,极可能是欲校法秦始皇,重演一次“焚书坑儿”的事,只是牍情深,一直不忍下手而已。但他们的眼神,但他们的态度。。。。。。
  想起来那时读闲书只为猎奇,虚耗光阴。唯一的“成果”是我当了回说书人。课余饭后,在教室上,大讲《射雕英雄传》。口水花乱喷,手舞足蹈。不知是说得吸引,还是表演逼真,竟引得众人静气平息,侧耳细听。。。。。。
  读闲书的日子一去不返,回首往事也只留下内疚和追悔,但我依然不思悔改,对父母“开卷无益”,的忠告一直当成耳边风。只是闲书看得多了,突然转看正经的书-------散文!
  
  <2>
  喜欢上散文,是从读朱自清开始。语文课本中选入朱老的好几篇散文:《春》、《绿》、《背影》和《荷塘月色》。朱老的生花妙笔,扑面是诗的意境,触目是美的画面。令我耳目一新,心醉神驰,第一次朦胧地尝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孔子曾有三月不知肉味的经历,读朱老的散文,我也常有齿颊留香,余味不尽的感觉。后来更购得《朱自清文集》前二卷,朱老在畅谈写作经验时,说自已从不放松文字,既重视句式的运用,还注重语言的节奏和乐感。“控制文字不但是一种本领,更是一种愉快!”,这是那等功力和境界?文人本色,一言道破。
  迷上朱自清,于是钟爱抒情和唯美,不喜叙事说理和议论。还一直以为好的,美的散文就象朱自清的。直到我遇上余光中。余光中是台湾有名的学者,以诗登上文坛,后以诗文双绝见称。用他自已的话说是:右手作诗,左手作文;诗是妻,文是妾。开始时,他引起我注意是因为他的“狂妄”:他敢给闻一多和徐志摩改诗,给朱自清改文章。但他评朱老的文字却失中肯和偏颇。朱老的散文还有点点滴滴明清的遗绪和束缚,却将白话散文推上第一个高峰(我个人认为),余老受西方文学影响颇深,渐渐挣脱文理的束缚而偏重灵性,一笔散开,如流水行云,无迹可寻。我最爱看还是余老写于七十年代,对中文恶性西化的评论,提出文字贵自然、主张重返质朴和纯净。读他的文章,毫不费力,直读下去,如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凝滞之感。
  朱、余所处的时代不同,风格各异,却潜伏着继承和发展的游丝。两者都是艺术性较强的作品。由朱到余,散文由紧向松,走向多样化,开始有了随笔的轮廓,
  台湾有余光中,大陆也有个余秋雨。不管有多少人在批评余秋雨,不管是否公认余作一本不如一本,但谁也不可否认《文化苦旅》的艺术价值!它进一步扩大和开拓了散文的创作和视野。产生了所谓的“文化大散文”。一直来为读者熟悉的散文作家,多是四、五十年代以前的。如周氏兄弟、林语堂、梁实秋、郁达夫等等,近二、三十年真正以散文知名者,只怕只有余秋雨了。在《文化苦旅》中,余教授以深情的笔触,或反思、或评论、或探讨、或重现,将一个当代文人对古代文化历史及现象作一次切身的感悟。词句优美,溶情于景,凭史而论,将历史的厚重感,思想的深广度,情感和理性的水乳交融表露得淋漓尽致,让人或悚然一惊,或茫然若失,或若有所得,读一卷书,有如行万里路,倒真象走了一回文化之旅。读这样的文章,才有意思,才觉得痛快和享受。但有时过分注重细节,有附会之嫌疑。
  还有好多散文作家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好比梁实秋的散文,论人情世态,看似鸡零狗碎,象庸人俗事,但侃侃而谈不但妙趣横生,丝丝入扣,更是入木三分。这种万事皆入文章,俗而大雅的本领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击节叫好。还有杨绛的散文。《干校六记》、《丙午丁未年纪事》等记叙文,文笔简洁,行文洗练,以淡淡笔触,如局外人的冷眼旁观的态度,道出一段苦难的经历。看似不温不火,死水无波,实在淡漠间无处不流淌着作家那颗炽热的心,轻描淡写中处处充满着分明的爱与憎!
  
  <3>
  回顾自已读书的历程,颇有种感觉:诗是酒,最能激发激情和想象,最讲究灵性;散文象茶,最适灯下一卷在手,轻尝慢品,清淡但滋味悠长。或者说诗是无声的音乐,散文象四季常青的乔木。
  杨绛曾饱含深情写过一篇题为《读书的苦乐》的妙文,将读书的妙趣刻画得绘声绘色,将书带来的享受和愉快渲染的十分诱人,和黄庭强的名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我读书,只凭个人喜爱取舍,又是兴之所至才为,今天看一点,明天看这个,缺乏系统和条理,且大都跳不出散文的范畴。范围既窄,视野不广,加上欠缺文学修养,书看多了感觉如入山阴道,乱花渐欲迷人眼,或如置身山重水复间,找不到柳暗花明。记得以前看闲书,只求痛快,多为消闲,看一本忘一本,不作思考,少有认真,那会有困扰和迷茫?
  怎样才是好的文章?这个问题常困扰着我。林语堂在有关文学评论的文章中提出:文无定法,文贵自然!主张性灵、注重个性和感情;并将公安、竟陵推为现代散文的源头。认为文章不只是“言志”、“载道”的体材,更重要是“谈情”的媒介------这里的情不是狭义上的爱情,是广义上对所有人情世态的泛指。“嘻笑怒骂皆成文章”,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引申。尚灵性重于文理,讲感情超过技巧。但是我看许多的随笔,取材广宽,也是有感而发,是“谈情”的极致,但总觉得有所欠缺,和上述提到的散文大家相比立即相形见绌。再看苏东波的《记承天寺夜游》,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字不过二三百,所记之事也不过是个人琐事,一夕之游,一时所感而已,既非“言志”,也不“载道”,有者不过是“闲情逸致”,却成了千古奇文,何解?
  依稀记得古人好象曾说过不论读书或作文,都要能入能出,若入而不出,即云遮雾罩,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要写出好的文章,不能只专注一方面,所谓“功夫在诗外”(不知有没有记错)。经史哲理,无一不窥。性灵,个性,感情,是基础,但如果不附以适当的文理和技艺,大有足观却难成精品。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得出做学问的三个价段:第一个段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红苹果路;第二个是,为伊得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第三个是,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个却在灯火阑珊处!”。一个由求索,坚持,到的渐进过程,我认为就是一个能进渐而能出的过程,
  有一个信念在渐渐加强:读书,其实是在读生活。读好的作家的书,或读一篇好文章,总能从字里行间看出生活的折射和投影。好的文章,无不是从生活中来。脱离生活,尽管词句虽工,却是没有生命力的词藻。能入能出,岂止作文和读书,做人又何尝不是?古人早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说法,脱离生活,一切只是空谈。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一本读不完的书,作文是表现生活。但生活的重现,未必都是艺术,
  
  渐渐明白为何家人看我读书三日,不但面目可憎,更是语言无味了。因为,我是闭门读书,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脱离了生活。
  想到自已自从迷上网,就爱摆弄文字,常常觉得是对文字的渎。原谅我,这个肤浅的人。
  哈哈,自已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管它呢,胡言乱语,聊以自慰吧。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